免费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开局就杀了曹操 > 开局就杀了曹操 第一五零章 伤害性不大,但侮辱性极强!

第一五零章 伤害性不大,但侮辱性极强!

    袁绍让人将阴修,以及阴修所携带的天子诏书给送到袁术处,自然不会只是送过去那样简单。

    如果是这样的话,也就不是他袁绍袁本初了!

    为了能够达到更好的效果,让袁术将阴修杀掉,而不是将之给放过,袁绍还让使者给袁术捎来了一些话。

    这话的大致意思就是,举兵讨伐董卓,匡扶汉室,为叔父袁隗报仇雪恨的事情,由他这个做兄长的来做就可以了。

    这事情太危险,不适合袁术做。

    袁术这个做弟弟的,只需要在南阳这里好好的待着,为他们袁家保存实力就可以了。

    如今董卓派遣阴修这些人,做使者,商议和解的事情。

    他说什么都不会这样做的,会将这些家伙们都给杀掉。

    不过,为了袁术着想,就特意差人将阴修给袁绍送了过来。

    这样的话,袁术就能够借助这个台阶,合理的休兵罢战了,不至于会伤了面子……

    可以说,袁绍在别的地方或许还不是太成,但面对与他相爱相杀了很多年的弟弟袁术的时候,却能够非常轻易的就找到他的痛脚。

    不费什么吹灰之力的,就将其气的暴跳如雷。

    “这小俾养的!”

    袁术当着许多人的面,直接大骂出声,格外的愤怒。

    这样骂着,就站起身来,迅速的来到这使者的身边,猛然出脚,将之给踹到在地上。

    然后呛啷一声,从腰间将佩剑拔出,用剑指着面色大变的使者道:“若不是还要留着你的性命,向那小俾养的传话,今番你必活不了!”

    这样说完之后,就出声下令,让人将阴修带上来。

    边上任袁术主簿的阎象见此,就知道十有八九要坏事。

    趁着这个机会,连忙上前,来到袁术身边,邀请袁术往一边走走,说他有要事要禀告给袁术。

    此时的袁术,虽然在气头之上,但听到阎象这样说了,还是随着阎象一起往边上僻静处而去。

    “主公,且不可上了车骑将军恶当!”

    来到僻静处之后,阎象对着袁术恭敬施礼之后,立刻开口说道。

    “阴氏乃是国戚,其家族又在南阳新野,有不小势力!

    车骑将军此番,乃是故意要激怒主公,让主公杀掉阴修,得罪南阳阴氏,并让其余南阳氏族,对主公心生不满……”

    袁术耐着性子听了一会儿之后,对着阎象摆摆手道:“主簿说的这些,我都知道,从那该死的家伙,将阴修送过来,并说出第一句话之后,我就知道那小俾养的家伙,心中的打算!”

    听到袁术这样说,阎象不由的长松了一口气:“主公心里面有所认知,知道车骑将军的险恶用心,我就放心了,看来刚刚是我太过于操心了。”

    阎象的话刚落音,就听到袁术说道:“就算是这样,又能如何?那阴修我必定要将其杀了!

    他这个小俾养的,都敢斩杀董卓派出来的使者,以此明志,带兵前去攻打的董卓,为叔父报仇,匡扶汉室,我这个袁家嫡子,又如何能够落后?

    他袁绍能这样做,我袁术为何就不能这样做?

    我堂堂袁家嫡子,岂能落在他的后面,被他看扁了?”

    一口气还没有出均匀的阎象,听到袁术接下来,带着怒气说出来的话,一口气差点没有喘上来。

    您都知道这是那袁绍针对您的阴谋了,知道他的险恶用心了,那您为何还要按照对方的意愿行事?

    您想讨伐董卓,可以继续讨伐,为什么就非要杀阴修明志呢?

    这不是傻吗?

    来不及将气喘匀,阎象就赶紧准备措辞,对袁术进行劝阻。

    但还不等他开口说话,袁术就已经是摆手示意阎象不要说了。

    “主簿的意思我都明白,我自己也知道,这不是什么的明智的举动,但我就是咽不下这口气!

    凭什么那个小俾养的都敢斩杀另外三人,我连一个阴修都不敢斩杀?

    我就这般的没有气魄吗?

    那阴家,更以往的时候,确实是一个了不得的存在,但是现在,却早已经没落了。

    除了这一个阴修之外,并没有什么能够拿的出手的人。

    而且,这阴修还投靠了董卓,要替董贼做使者,这样的人,杀了也就杀了!

    南阳不会因此而大乱,这天也塌不下来!

    主簿,其余的事情上,都可以商量,但唯独这个事情,没有半分商议的余地!”

    袁术斩钉截铁的说道。

    阎象闻言,只能是暗暗叹一口气,将满腹的话,都给咽了下去……

    阴修很快就被带了上来,被袁绍的那一番话,与这话中所蕴涵的那些他最为在意的态度给刺激的心头火起的袁术,根本就没有给阴修什么说话的机会。

    走上前去,直接一剑就将阴修给杀死了!

    杀死了之后,才开始用手指着阴修,进行了一番怒斥。

    阴修果然是一句话都不能反驳……

    一番怒斥之后,袁术当众将阴修脑袋砍下,拎着砸到使者脸上。

    让袁绍派来的使者,赶紧带着阴修的脑袋滚。

    让这使者回去告诉那小俾养的,他袁术袁公路,才是袁家嫡长子!

    这个家,理应是由他来撑,由他说了算!

    袁绍这个小俾养的,就不要再多掺乎了……

    使者被袁术这一番血腥的操作,吓得连一句场面话都不敢多说。

    拎着阴修的脑袋,以及那袁术看都没有看、此时已经被鲜血给玷污了的天子诏书,赶紧从这里走掉了。

    而袁术,在做了这些事情之后,想想还是觉得心中不太解气。

    以往的时候,上面有父亲、叔父这些人在,不少事情他都不好做,需要对这小俾养的家伙多方忍让。

    但现在,这些人都不存在了,都已经死了,没有死的,也被那刘成刘克德给一波带走了。

    这时候,袁家礼应以自己为主!

    自己越不需要再估计太多。

    所以,袁术很快就让人写了一篇文告出来,并将这文告四处张贴,往不同的地方送。

    其中,最先送去的地方,就是袁绍那里。

    文告的主要内容就是,说他袁术袁公路,才是袁家的嫡子,是袁家这一代,正儿八经,与理所当然的主事人。

    袁绍这个家伙,只是一个上不了台面的、小俾养的,根本就代表不了袁家。

    他现在就以袁家当代家主的名义,将袁绍这个小俾养的,开除出袁家。

    并号召天下的有识之士,不要再跟着袁绍干,要跟着他袁术这个袁家的家主干……

    这样的一番操作下来之后,袁术心里面才变得舒坦。

    袁术的这一番操作,对于袁绍而言,伤害性不大,但侮辱性极强!

    袁绍这些年,通过一系列的事情,早已经是羽翼丰满了,风头比袁术要盛,实力比袁术要强。

    该从袁家继承的政治遗产,早就继承的差不多了。

    而且,他虽然是小俾养的,母亲出身低微,但是,早已经是被过继到了伯父那里。

    等于算是长门那一支的。

    明眼人,并不会因为袁术单方面说出来的话,就会如何如何。

    他袁绍袁家之人的身份,可不是袁术能够弄掉的。

    只是,这样的事情,却深深的刺激了袁绍。

    就如同他知道袁术最在意,最怕什么刺激一样,袁术也一样是知道袁绍的痛处在哪里。

    毕竟他们两人,已经相杀了这样多年了。

    对于这文告上面所说的话,袁绍是被气直想骂娘!

    原本他是想要通过阴修,好好的刺激一下袁术的,哪成想,袁术这家伙,直接就来了这样狠,这样不要面皮的一出!

    这让袁绍有一种搬起石头砸自己脚的难受感觉。

    倘若不是修养好,能够克制住自己,担心破坏自己完美的象形,袁绍都想要抽出剑,直接将那归来的使者给砍死!

    以此来好好的出一口心中的郁闷之气……

    躲在汜水关中,一边养腿上的伤,一边苟在这里,趁机悄无声息的使劲扎根,努力发展壮大自己的刘成,闲暇之余,看到这些消息,脸上不由的露出笑容来。

    貌似安安静静的发展着自己的势力,一边在这里看袁绍袁术兄弟二人狗咬狗,上演大戏,还是很不错的。

    两兄弟二人,这一番的你来我往,看起来是真精彩。

    比寻常人家,弟兄们分家时,要热闹和精彩的多了……

    洛阳这里,已经到了晚上。

    忙碌了大半天,又跟着蔡邕学习了不少知识的刘水,在将蔡邕布置下来的课业做完之后,就将一个做工很好的木匣子给搬了出来。

    一番小心操作之后,从里面拿出来了一封书信。

    刘水将之摊开,细细的看。

    这书信是前一段儿时间,带着很多东西的商队,从汜水关那里归来之后,交给他的,是兄长写给他的回信。

    这一封信非常的长,是兄长写给自己的最长的一封信。

    这封信,刘水已经看过好几次了。

    但一直到现在,刘水也还是会将之拿出来,细细的观看。

    因为这封书信上,兄长给自己讲述了太多的东西。

    关于钱财这些的最多。

    最为重要的是,兄长在这里面所讲述的诸多东西,都大大的颠覆了自己的认知。

    自己以往所知道的,认为是理所当然的、关于钱财和做生意的事情,如今在兄长的信里面,都被推翻了。

    最为重要的是,仔细思索一番,还能让人觉得,兄长所说的这些新奇理念,还挺有道理的。

    当他尝试着用兄长所告诉自己的这些东西,去思索钱财这些,以及开酒楼,做生意之中所遇到的实际问题的时候,能够得到一些以往所不曾注意到的东西,往往有让他豁然开朗的感觉。

    这种感觉很熟奇妙。

    不过,也不是兄长信中所写的所有东西,刘水都能够看懂,有些知识,他看了多次,也不是特别明白。

    这些,他都会将之给记下来。

    一方面是在今后的时间里,针对这些所不理解的地方,多多的思索。

    另外一方面,则是好在在与兄长写的回信之中,将这些不懂的地方,给写到信中,进一步向兄长请教……

    这是刘水经常使用的学习方法了。

    此时的刘水,与刘成才来时比起来,模样上有了很多的变化。

    不再是之前瘦瘦小小营养不良的模样。

    不仅仅个头往上窜了一截,整个人身上的肉,也多了一圈。

    也是,有着刘成这样一个做的一手好饭食的兄长,自己本身又管理着酒楼,刘水若还是一副营养不良的模样,那才是真的怪了。

    当然,更为重要的是,刘水身上的气质,也发生了翻天覆地一般的变化。

    才来到洛阳的时候,哪怕是有刘成这个做兄长的在后面撑腰,刘水有些时候,也是会给人一些,显得比较畏缩的感觉。

    就这还是他不断的在心里面告诉自己,说自己需要做出一些事情来,不能再拖累兄长,然后咬牙让自己去做事的情况下,才呈现出来的状态。

    一路咬牙坚持下来,一直到现在,刘水整个人都变得不一样了。

    在洛阳半年来的生活,他经历了很多的事情,让他变得从容自信。

    如饥似渴的学习,让他的知识储备更为丰富。

    腹有诗书气自华,这句话可不是随便说说而已。

    更为重要的是,在他的身后,有着一个极为有本事的兄长,作为强有力的后盾。

    这让刘水在做事情的时候,心里面,不自觉的就会产生许多的底气……

    同一个夜晚,同样是在洛阳城之中,坐在桌案前,没有睡觉的人,还有蔡邕这个刘水的老师。

    师徒二人,当然不存在什么心有灵犀。

    他们不睡,是有着各自不同的原因。

    刘水是在这里看兄长的信,思索与学习兄长给的新知识,而一向好学的蔡邕,此时却什么书都看不下去。

    哪怕是桌案上就摆放着,刘皇叔让人送过来的数学新知识,他也一样是不能看进去分毫。

    此时的他,整个脑袋都被从董卓那里得到的消息,所充斥着。

    河东卫氏从了白波贼!

    自己那已经定下,只等着时机合适,就让其与自己女儿成亲的女婿,更是与白波贼一起,攻打中郎将牛辅的营寨,然后被擒住斩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