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第九星门 > 第九星门 第三百一十二章 药王山庄

第三百一十二章 药王山庄

    魔龙岭上,无比热闹!

    药王山庄、药王宫、药王殿……这些地方到处都是来自八大古教的人。

    这样的场景,在魔龙岭可以说十分罕见。

    多少年都未必能有一次。

    所以药王山庄这边的人也很兴奋。

    药王山庄坐落在魔龙岭半山腰处,这里被人工开辟出一片大陆,足有数千万平方公里!

    一座座城星罗棋布的坐落在这里。

    药王宫是药王平日居住的地方,位于药王山庄中心区域。

    而药王殿,则在药王宫中,专门用来进行盛大的庆典、祭祀和活动。

    此刻。

    药王殿内,许多年未曾出现在公众面前的药王正陪着一群来自八大古教的大人物谈笑风生。

    药王杜钰,看上去只有二十几岁,年轻英俊,玉树临风,如同一个浊世佳公子。

    如果只看其人,很难想象,这位就是名震修行界的丹道大佬。

    看面相,更难以相信这人会是一个心狠手辣的用毒高手。

    人不可貌相这句话用在他身上,再适合不过。

    “诸位,欢迎光临寒舍,今日我与诸君把酒言欢,内心很是畅快!”

    药王说话也文绉绉的,行为举止,倒是更像人间古时候的书生。

    “药王客气了!”

    “您这若是寒舍,那我们的洞府……可就是陋室了!”

    “哈哈哈,药王太客气了。”

    “药王前辈多年不见,愈发年轻了!”

    一群来自八大古教的大佬满脸笑容。

    同时,还有一些古教大佬带来的亲传弟子,也都在这座大殿里。

    但这些人全都安静如鸡的缩在一旁,静静看着。

    这些人出去都不得了,随便哪个,都是响当当的,到了教门都可以跟教主谈笑风生。

    但在这里,他们都十分乖巧,一个个像个乖宝宝一样。

    一些药王山庄的弟子则低调的在做着端茶倒水的事情,而能够在这里端茶倒水,对他们来说也是一种荣耀!

    像跟着孙执事来的凌逸那些人,连接近药王宫的资格都没有!

    甚至有可能连药王山庄都进不去!

    跟着八大古教大佬来的随从非常多,药王山庄未必能全部安置下来,所以会分流一部分到药王山庄周围城邦里。

    如果运气不好的话,很可能会被分派到这些地方,服务那些八大古教大佬们的……随从。

    是的,就是这么现实。

    孙执事看上去在药王山庄这边还有点面子,带人过来的时候,跟山庄这边的一名弟子谈笑风生,捕捉痕迹的递过去一枚储物戒指。

    随后,凌逸一群人被安置到药王山庄内。

    显然是钞能力起了作用。

    但想要进入药王宫和药王殿,估计是没机会了。

    凌逸听见药王山庄弟子直言不讳的对孙执事说道:“里面就别惦记了,药王山庄的弟子为了一个名额,都抢疯了……”

    孙执事有点不能理解,问道:“就算八大古教很了不得,但以你们这种身份地位……也没必要为了一个侍者身份去争抢吧?”

    这名药王山庄弟子呵呵一笑:“老孙,你不懂,那些八大古教的大人物,都是好面子的,这是他们头一次踏上咱魔龙岭,被咱药王山庄弟子伺候着,好意思一毛不拔?”

    孙执事叹了口气:“我还以为我们这些弟子,有机会接触到那些人。”

    药王山庄弟子笑了笑,道:“其实也是有机会的,药王宫的接待能力有限,除了极少数几个真正的大人物之外,剩下的还得回到药王山庄这边来,等下我给你的这些弟子们安排个好点的地方……”

    孙执事听了大喜,直接又塞过去一枚储物戒指:“那就拜托师兄了!”

    “好说,好说!”这名药王山庄的弟子笑嘻嘻的接了戒指,然后带着凌逸一群人,上了一架药王山庄的飞行器。

    孙执事远远看着,冲着凌逸等人挥手,眼神中依然充满了希冀。

    凌逸心里叹了口气,甭说,这孙执事还真是个不错的人。为了门下弟子能讨点好处,很舍得下血本。

    就算得到一些功法之类回头也要上交宗门,但这人,也担得起“不错”这个评价了。

    所以,回头不管发生什么,还是先把这个宗门摘出去再说。

    冤有头债有主,凌逸从来不是那种是非不分的人。

    这名药王山庄弟子带着众人上了飞行器之后,脸上笑容一收,严肃的看着凌逸等人说道:“我跟孙执事是多年好友,所以我会帮他,但这并不意味着你们出了错我会饶恕你们!”

    飞行器里一群少年全都露出几分紧张之色。

    药王山庄弟子语气多少柔和几分,淡淡道:“我这不是吓唬你们,因为一旦出了事,别说你们,我都要跟着受罚!所以,你们必须得拿出十二分的精神,给我好好表现!”

    “是!”一群少年齐声答道。

    药王山庄弟子点点头:“你们能被选拔到这里,也不用我再教什么了,记住一句话就行,不该说的不说,不该问的不问,少说话,多做事,有点眼力见。”

    一群少年再次齐声应答。

    飞行器飞了一会儿之后,来到一片巨大庄园。

    这名药王山庄弟子道:“这是太初古教陈蒙长老的下榻之地,这位陈长老,喜欢年轻漂亮的人,喜欢吃甜食,有洁癖,喜欢安静,不喜欢被打扰。当然,你们未必有资格出现在他身边,但我说的这些,你们必须得记住了!”

    喜欢年轻漂亮的人是什么鬼?

    凌逸心里默默吐槽,扫了一眼飞行器里面的这些少年,突然发现一个让他有点恶寒的问题——

    这些少年,一个个全都跟他似的,唇红齿白,面容英俊!

    卧槽?

    不是吧?

    凌逸有点被自己的猜测给恶心到了。

    随后他看向这名药王山庄弟子的眼神都有点不对劲了。

    这王八蛋!

    孙执事给你送了两个储物戒指的好处,结果你把我们送到这样一个变态面前?

    其他那些宗门弟子也都不笨,这会儿也都反应过来,看向药王山庄弟子的眼神都变得有些怪异。

    “你们别这么看我,”药王山庄弟子好整以暇,耷拉着眼皮语气平淡,“希望成为陈长老男宠的人,在这修行界不计其数!伺候好了,从此扶摇直上平步青云!”

    “你们现在算什么?”

    他看着一名少年:“宗门的外门弟子?你这辈子有机会进入内门吗?有机会成为核心吗?有机会成为孙执事那样的宗门小官儿吗?”

    一连串的问题,让那少年说不出话来。

    “我说的,还只是你们那种不大不小的宗门,那么教门呢?你们能摸到门槛吗?古教呢?你们敢想吗?”

    药王山庄弟子不屑的道:“就凭你们,下辈子都没那个机会!”

    “但如果……我是说如果,你们真能被陈长老看上,成为他的人,你们从今以后就了不得了!”

    “这是一条捷径!”

    “是你们几辈子都可能求不来的机会!”

    “一旦成为那个幸运儿,飞黄腾达指日可待知道吗?”

    “说不定用不了几天功夫,我见到你们当中某个人,都得恭恭敬敬喊一声夫人!”

    噗嗤。

    凌逸没忍住,直接笑出来。

    这嗑唠的,真硬!

    妈个蛋,又好笑,又他妈恶心!

    凌逸身边一群少年全都默不作声的往旁边挪了挪。

    “你笑什么?”药王山庄弟子目光扫向凌逸,挑了挑眉梢:“你是认为我说的不对吗?”

    对个几把!

    凌逸肚子都快气炸了。

    不过跟眼前这种小人物,也当真没什么可争执的。

    掉价。

    他赶紧收起笑容,一脸认真的对药王山庄弟子行礼:“对不起,我只是觉得夫人这称呼挺好玩,是我错了,下次不会犯。”

    药王山庄弟子眯着眼,上下打量着凌逸,觉得这少年玉树临风的,不仔细看觉得跟其他人没啥区别,反正就是一个字——好看。

    但如果仔细打量一下,突然发现他身上似乎带着一种特别独特的气质!

    越看越吸引人!

    还真别说,老孙这家伙,这次为了能让门下弟子出头,还真下了血本啊!

    药王山庄这名弟子哼了一声:“记住,在我面前放肆点没什么,看在老孙面子上我也不会和你们计较,但如果在大人物面前敢这么放肆,我敢保证你们活不过明天。”

    凌逸收起笑容,跟其他人一起答道:“知道了。”

    随后,飞行器来到这座巨大庄园,缓缓降落。

    这时从里面走出来一群人,一个个龙行虎步气势不凡,看上去应该都是古教中的大人物。

    凌逸身边一群少年顿时紧张起来。

    不过凌逸倒是一眼就能看出来,这群人在古教中地位谈不上有多高。

    应该都是那位长老身边的随从人员。

    为首的是一名五旬左右的老者,白面无须,看上去有些富态,不苟言笑的样子,让人有种敬畏。

    渡劫。

    凌逸在心中默默嘀咕了一句,古教的底蕴就是不一样。

    一名长老身边的随从都是这个境界。

    什么时候自己的凌云宗也能人人渡劫?

    迄今为止,就连第五芊芊都还差很多,钱落英好像也差不少,想要人人渡劫,还得一段漫长的岁月。

    白面无须的老者上上下下打量一眼跟着药王山庄弟子来的这群少年。

    目光在凌逸和另外两个少年身上徘徊一番之后,点点头:“行,你们费心了!”

    这名药王山庄弟子一脸恭敬:“那,有什么事,您及时派人吩咐,没事的话,我就先告退了。”

    老者点点头:“慢走。”

    凌逸心里有点莫名其妙的,这到底是谁家?

    不过想想,一个古教长老的排场,也的确是很大。

    平日跟老董和蔡颖在一起久了不觉得,不过说起来,别说古教,就算一般的大宗门宗主,出行排场都是极大。

    不过这地方……怎么看也不像是缺少服务员的样子。

    因为这一会儿的功夫,凌逸就看见不少这位太初长老带来的侍者、侍女在各处忙活着。

    人家自己有随行人员伺候,哪里用得着他们来伺候什么?

    所以……

    凌逸的目光,微微一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