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问丹朱 > 问丹朱 第三百一十章 插刀

第三百一十章 插刀

    是啊,没有这个陈丹朱的确不会有今日这么多事,不会有以策取士,不会有三皇子声名远扬,也不会有铁面将军与他作对,太子看着桌角默然一刻。

    “孤一直认为这些事,与其说是陈丹朱做的,不如说是陛下的心意,有没有陈丹朱都不太重要。”他说道,“但现在看来,这个陈丹朱的确很重要,她做的事,牵涉的人,也越来越多了。”

    三皇子,周玄,铁面将军,这样下去,她将这三人牵连在一起,就更麻烦了。

    “殿下殿下。”姚芙拭泪道,“必须除掉她啊。”

    太子看她一眼:“别只想着除掉她,现在除掉她只会给我们找麻烦,孤以前就说过,不要拿刀戳她的皮肉。”

    她才不管,她只想戳烂那贱人的皮肉,尤其是那张脸,姚芙咬牙,乖巧的问:“那要怎么做?”

    “戳她的心啊。”太子道。

    心?姚芙不解。

    太子扬声唤福清,门外的福清立刻走进来。

    “陈猎虎一家在西京的动向都有消息吧?”太子问,“那位陈大小姐怎么样?”

    福清点头答道:“陈大小姐养了一个孩儿,孩儿是李梁的遗腹子,陈家让那孩子姓陈。”

    太子轻叹一声:“李梁两个儿子,一个不见天日,一个只能跟别人姓,跟了孤的人,看到如此结果,岂不是心寒?”

    姚芙看着他,问:“那殿下要怎么做?”

    太子捏了捏她的脸颊:“李梁无功有过,孤不计较了,但孤要为李梁的儿子们出面说话,至少让他们得见天日,延续李梁的香火。”

    姚芙明白了,也不管福清在场,伸手将太子的手按住在脸上,娇声道:“殿下,那我也要母凭子贵。”

    太子笑着应声:“好,你们都要母凭子贵。”笑意在嘴角散开,满满的嘲讽。

    姚芙也笑了,对她来说是母凭子贵,对那位陈大小姐来说,可就滋味复杂喽,果然还是太子殿下厉害,对付这个陈丹朱,不伤皮不伤骨,以皇帝恩赐的名义往其心口上狠狠插一刀。

    陈丹朱啊陈丹朱,这次有你好看的咯。

    ......

    ......

    皇帝见了一次太子,旋即铁面将军进宫求见,但第二天又见了太子,然后紧接着宣太子妃觐见,太子妃并不是一个人,还带了一个妹妹,引发了宫里的很多猜测,三皇子听到徐妃宫里的宫女们低声议论说,可能是要给太子立侧妃——

    三皇子起身向外走去,还没走几步,徐妃的声音在背后唤住他。

    “阿修。”她轻声说道,“不管你要去见你父皇,还是去见丹朱小姐,今天你走出去,回来记得给母妃我收殓。”

    三皇子有些无奈的转过身:“母妃,我身体好了是想好好的活着,你难道不也是这样的期盼?怎么能这样要挟我?”

    徐妃手里轻轻抚着柔顺白绫:“我就是想让你好好的活着,所以才一定要阻止你去寻死。”

    三皇子默然不语。

    “阿修,这件事对丹朱小姐来说,不是致命的。”徐妃道,“我也不是对丹朱小姐有不满,你也知道,我自始至终都是赞同你与丹朱小姐来往,这次只是太子为了夺功劳,他要夺就让他夺啊,丹朱小姐现在受些委屈,将来你再替她讨回来就是了。”

    三皇子道:“那现在就什么都不做了?”

    徐妃起身走过来,拉住儿子的手:“连铁面将军都没能说服陛下,修容,你更不行,你不要以为你在你父皇面前真的有求必应,你父皇之所以应你,不是为了你,是为了他,是他自己先想要,才会给你。”

    三皇子神情有些哀伤,是啊,真相就是这么无情。

    “阿修。”徐妃握紧他的手,“要真想帮丹朱小姐,就要先保护好自己,这个时候,不能再跟陛下和太子作对了。”

    三皇子垂目:“那让小曲去给丹朱小姐说一声,好让她做好准备。”

    徐妃脸上浮现笑容,点头道声好,又对小曲吩咐:“带一些礼物给丹朱小姐,告诉她是我的心意,让她忍一时的委屈,才能得长久的平安。”

    小曲应声是。

    与此同时铁面将军也得知了宫里的动向,甚至比三皇子得到的更详细。

    “陛下也顾忌你。”王咸道,“所以不提李梁了,只提他儿子的母亲们。”

    铁面将军笑了笑:“儿子的母亲们,怎么,还要让两个母亲共处一室吗?”

    王咸道:“肯定啊,太子不就是为了羞辱陈大小姐,给丹朱小姐一巴掌嘛。”

    还有比跟仇人共处一室平起平坐更大的羞辱吗?

    “当然陈大小姐可以拒绝,可以让丹朱小姐去跟皇帝闹。”

    王咸摊摊手。

    “到时候皇帝会怎样,那就是她们自找的。”

    这件事说白了,太子不是再争功,是在出邪气,就是针对丹朱小姐。

    铁面将军唤声来人。

    “你现在就算进宫再去闹,解甲归田也没用。”王咸摇头,“这是陛下仁善,奖罚分明,而且除了李梁,太子还为当时在吴地的线人们都请了封赏,将军,你不能为了丹朱小姐一人,断了那么多人的前程。”

    铁面将军道:“我不是进宫。”看着进来的枫林,将事情简单的讲给他,“跟袁先生说一声,让他转告陈大小姐,好让她有个准备。”

    枫林应声是,转身要走,铁面将军又道:“先去给丹朱小姐说一声。”

    枫林领命去了。

    王咸斟茶摇头:“可怜的丹朱小姐,这下要气坏了吧。”

    铁面将军指了指桌案:“你也闲着,给袁先生的信你来写吧,等枫林回来就能直接送走了。”

    王咸撇撇嘴:“小袁自诩聪明,只给他说一句话他就什么都明白,用不着写信。”

    话虽然这样说,还是乖乖的提笔写信。

    枫林来到桃花观,发现已经用不着他多说了,三皇子的太监小曲刚走,而关内侯周玄就坐在丹朱小姐身边。

    “你打算怎么办?”周玄问。

    陈丹朱正在切药材,闻言想了想,看周玄:“既然这样的话,我打算让陛下把我家的房子还给我。”

    周玄一怔,呸了声:“又不是我惹你了,怎么反而倒霉的是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