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仙宫 > 仙宫 第一千三百八十四章 皇都之行

第一千三百八十四章 皇都之行

    暂时来说,叶天可以平稳发育。

    这一次,他是要前往皇都的。

    而且之前的时候,白云说过金峰军团的那位高手军将陈连峰派人传递过消息。

    金峰军团会推荐叶天加入道院修行。

    之前,他是不太想去的。

    通过第四块五德圣碑得到的一番领悟,让叶天改变了主意。

    他知道现在的他正处于一个关键的时刻。

    叶天没想到在禁地中的五德圣碑蕴含虚空造化之道。

    圣碑之前的一番领悟,让他彻底明白修为修行的真谛,也明白了虚实相生、虚实互换的道理。

    原来,叶天一直苦苦追求的造化神源,某种程度上他已经获得了。

    只要境界到了,领悟到虚空造化道的玄妙,他就能将体内的虚空本源力转化为造化神源。

    然后,叶天就能彻底拯救三界。

    “原来这才是虚空还真迷局的真正目的所在。”现在,叶天怀疑这个大阵就是为了让某位修士掌握其中隐藏的虚空造化大道,以此来阻止血天帝毁灭世界的阴谋,拯救万界宙宇。

    他明白了以前的修行真的只是修行,那修为也只是修为。

    可实际上,修行应该是道的修行,修为只有力量,没有心和道是注定走不远的。

    更重要的是,这虚空造化道,没有一定的道之境界和心之感悟是没办法真正掌握的。

    就算是叶天的心灵修为还是差一点。

    他需要进行心灵的历练,这样就能同时增强自身的实力和虚空造化力的领悟。

    想了想,叶天心中有了决定。

    “五神御灵观想图很快就能用来伤敌,就算镇压不住强敌,对付普通天尊那是绝对的大杀器。

    可还远远不够,虚空造化道不止这点威能。

    为了领悟这通天大道,为了逆转虚空之力或的造化神源,我需要隐藏修为加入道院中,进行心之修行。

    看遍世间百态,体察各地风土人情,吸收名山大河的灵性风景,这就是我接下来的修行之道。”

    当然,他隐藏修为的另一个目的就是方便行事。

    好不容易到了那皇都光元城,叶天怎么也得好好热闹一番才行。

    别忘了,金蛟城四大家族,除了白家,他可是得罪了个遍。

    光元城也有那三大家族的主家力量,就算叶天不想惹事,那三大家族也会惹事。

    因此,他决定找机会就来个先下手为强。

    等到处理完冰灵城后续的事,叶天就匆匆上路。

    冰灵城的一众修士尽管心中有太多的不舍和难过,可还是目送叶天离开。

    毕竟,他们知道不要说冰灵城,就连金蛟城都养不下叶天这条真龙。

    一阵飞遁后,五天后叶天沿着官道来到了皇都附近。

    然后,他将修为继续压制在天尊中期,并且按照地图找找到了金峰军团的驻地。

    接待叶天的是老熟人陈连峰。

    “你在冰灵城的成就我们知道了。很不错,是个人物。”这次这位血气充盈的修士十分客气,“你随我来。有些话我要单独给你说。”

    “好!”叶天没有犹豫跟上了开始飞遁的孙连峰。

    不一会,孙连峰带着叶天来到外边的绝峰之上,并拿出了一枚书简一般的令牌。

    他用意味深长的眼神看着叶天,“这是你在道院的身份令牌。道院那边的关系已经以金风军团凌烟阁的名义打理好了,只要你去报名加入,就是外宗学子。”

    “外宗学子?”叶天疑惑地看了陈连峰一眼。

    这仙鸣道院的大名他听说过,不过具体的情况他了解不多。

    毕竟,金蛟城那边并没有太多有关这神秘道院的资料。

    叶天只知道这仙鸣道院是影月神朝当之无愧的第一宗门,底蕴深厚,影响力极为恐怖。

    将令牌扔给叶天后,陈连峰开始向叶天介绍起这外宗学子的由来:

    “仙鸣道院传承悠久,足足有几万年的历史,据说在影月神朝开创之前就存在了。

    学院分为外宗、内宗,其中的弟子有外宗学子、内宗学子、以及真传弟子。

    一旦成为真传圣子,就能独自在影狱军团建立附属军团。

    其中每一个真传圣子都能在外宗建立自己的学堂,招收合适的弟子来壮大自身的军团。

    至于内宗学子则是拥有冲击真传圣子的资格。

    叶天你作为金峰军团的仙守,在金蛟城立下了莫大功劳,又有冰灵城作为支撑,所以你有资格进入道院,成为金峰堂的外宗学子。

    等你成为内宗学子,就算是脱离金峰军团也由得你,还有各种功法秘术宝物随你挑选。

    所以,你要好好珍惜这个机会,军团中许多修士可是非常眼红你。”

    “那么,我该如何成为内宗学子?”叶天的目的很简单很坚定。

    在修行中体悟大道奥义,以此将虚空本源转化为造化神源。

    这是最重要最优先的事。

    其次他要破坏洪飞羽的谋划,如果有可能,最好将血帝阴谋扼杀在萌芽中。

    另外,他也会抓住各种机遇机缘壮大自身。

    这样能够加快造化神源的转化,同时也能增强叶天的实力。

    为了实现这些目标,叶天少不了要在道院中取得一定的地位。

    同时,皇都中看不惯的事,他也会管上一管的。

    因此,这仙鸣道院外宗学子的身份他要了。

    不但如此,这内宗学子甚至是真传圣子的身份,他也要了。

    毕竟传说仙鸣道院中有着万千道藏,甚至还有仙帝级的功法流传,若是得到这些传承功法,一定会大大加快他修行进度。

    他也能更快领悟出虚空造化之道的奥秘。

    在拥有了造化神源后,叶天的实力和底蕴一定会有着不可思议的提升。

    如何将这部分的底蕴和实力完美发挥出来,他也需要道院的秘藏功法和秘术作为参考。

    毕竟,不管是虚空本源力还是造化神源都太强太高等了,叶天之前根本没有太多有关这两种力量的积累。

    “哈哈哈!不错,够直接!”一身玄甲的陈连峰朗笑一声,“成为内宗学子即使是军团也约束不了你。刚刚加入军团学堂就有如此野心,叶天你可以的。我对你刮目相看了。”

    “不过是修士的本分而已。”这点话语是动不了叶天的。

    那怕是这人真的在阴阳怪气,叶天都不会动气,更不用说这位修士是真心诚意地在夸奖他。

    一边集中血气准备飞遁离开,陈连峰一边洒然道:

    “内宗学子的晋升很简单,每五年一次考核,只要通过试炼和比武就能晋升。

    毕竟你们又不是真的死读书的书呆子。

    都是修为在身的修士,那自然是要拼杀一番才能分出谁是真金,谁是破铜烂铁。

    大概还有三年就是下次考核开始的时候。

    我们金峰堂的学子每个人都有资格报名,我就预祝你马到成功。”

    临走之前,陈连峰还特意提醒了一些注意的地方:

    “这皇都因为有大量人气,凝聚了无比强盛的人道气场。

    可是阴阳相生,相克相成,这人道气场正气浩然,固然能够压制百邪万魔,却也容易招来魔域诡地和强大邪魔的窥视。

    皇都的水很深,更有各种魔域作乱,并不是你们想的那么安全。

    你要多多小心,不过也不需要忍气吞声。

    不管发生了什么,你都是金峰军团的一份子,没人能欺辱我们。

    你好好努力,不要辜负了军主的美意。”

    看着那陈连峰飞遁而起的魁梧身影,叶天知道金峰军团确实很看好自己。

    这外宗学子的身份就是对自己潜力的提前投资。

    同时陈连峰他们也自信能够压制住自己,就算自己成为了内宗学子也是一样的。

    诚然比起外宗学子,内宗学子更加超然。

    那怕是像叶天这种金峰军团“招安”来的修士,也能摆脱牵制,拿回自由身。

    可实际上,这种牵制不是什么白纸黑字的契约。

    而是一种力量上的威慑,那怕是成为内宗学子,在金峰军团面前仍旧不够看得。

    这样的话,修士又哪里有底气和勇气脱离军团?

    而且,也没有必要,因为在军团中,能够享受更多更好的待遇。

    除非是成为了真传弟子,那身份就截然不同了,说是一步登天也不为过。

    要陈连峰相信一个刚刚加入道院的学子能够成为真传,就跟让他相信叶天能够晋升仙帝差不多。

    就算陈连峰敢信,其他人也不敢信啊。

    因此那怕是轻松成为身份不错的外宗学子,叶天心情仍旧很平静。

    这也终究是因为无人知道他的底蕴和积累有多么恐怖,多么惊人。

    不说别的,单是叶天将金身不朽功显露出来,这陈连峰和金峰军团就不会是这个态度,更不只给一个外宗学子的身份就了事了。

    不过,叶天早就过了那种争强好胜的时候。

    再说如今的这个状态和身份,非常方便他隐藏实力以及体悟造化之道。

    而且他也不需要别人额外照顾,真的不需要。

    叶天正好借着外宗学子的身份回顾一下那最初的求道之心。

    就像是剑道之心那样,一番苦修最终返回那最开始的赤子之心。

    想要进一步磨练道心,参透那虚空造化大道,叶天也需要找到那最开始的求道之心。

    这一点,相信他能在那些年轻的修士身上感受到。

    几个世界经历下来,叶天的一颗道心就如同金刚琉璃一般,那怕是面对狂风巨浪,他心中也会波澜不起。

    自然不会因为他人的言语导致心情起伏较大。

    只是,叶天却也知道,这种心性一般是不会有任何坏处的。

    只是看起来这造化神源的领悟却是追究本心,极其讲究返璞归真。

    再加上,他要隐藏实力。

    所以,叶天决定后边的行事要更年轻活跃一点,要自己那犹如万年冰川的道心变得活泼泼起来。

    这先是由动到静,接着就是由静到动,直到动静合一,阴阳平衡。

    经此历练,叶天的道心才称得上毫无瑕疵,坚不可摧。

    这就道心中的启明道诗境。

    如此仙帝之境指日可待。

    这返还本心虽然有点难,可也难不倒他。

    倒是这内宗学子的身份需要积极谋划,另外来到这皇都,叶天是准备有所动作的。

    带着金峰军团给的仙鸣道院外院令牌,叶天成为了一名光荣的外宗学子。

    的确很光荣,相比于那些修行家族,外宗学子的身份更加让人羡慕。

    看着一众修士羡慕以及敬仰的眼神,他算是明白了陈连峰为什么要和他单独说这件事。

    加入道院这么好的一个机缘给了“外人”,想必金峰军团的老人会不满意。

    叶天对外宗学子的身份非常满意。

    一段时间的领悟和修行,他渐渐融入到了道院修行的生活中。

    能够加入道院的,修为至少是天尊级,而且年龄不能大。

    叶天不仅外表看起来年轻,他的心态也很年轻。

    再加上,为了修行,他也交好了几个志同道合的修行友人。

    因此这道院生活他很满意。

    更满意的是虚空造化道的进度,五神御灵观想图已经不再是只存在于脑海中虚无缥缈的功法。

    它成了切实可行的力量和杀招。

    叶天已经能够将其用在实战中。

    很快,就是这门功法发挥价值的时候了。

    转眼他已经加入道院两年了,他认识了不少人,做了不少事。

    然后,也有人开始注意到了叶天。

    房间中,看着好友范鹏的情报,叶天冷笑一声,“不用你们动手,我会先找到你们的。”

    想到这,他站起身,来到床前看着墙壁。

    墙上挂着一张绘有异兽风鸟的古画。

    接着叶天轻轻揭开海报,里面显出一个暗格。

    打开暗格后,有什么莫名的寒气微微吐出。

    “你也寂寞了。”叶天从暗格中拿出了那柄半米多长的带鞘短剑。

    赤色剑鞘上画着六尾活灵活现的戏水小鱼。

    握住剑柄的一瞬间,他就精神一振。

    叶天微微一笑,“叮”的一声抽出这柄鱼刺短剑,轻轻弹了一下剑身。

    “嘤嘤嘤!”骨玉一样的剑身轻轻颤抖,发出了喜悦的轻鸣。

    好听!真是好听!

    一股透亮的寒气从剑身上传递过来,特别给劲。

    看着这柄要兽王骨刺打造成的凶器,叶天暗暗点了点头。

    为了低调行事,彻底融入道院,他一般不用剑,因为太强了,容易引人耳目。

    虚陨剑已经是神兵层次,叶天更不会用了。

    所以,他借着道院学子的身份,找到一个厉害的炼器师打造了这柄宝剑。

    这剑虽然不能和虚陨剑相提并论,可仍旧十分强大的道兵。

    剑客见到一柄好剑,就如同酒鬼看到美酒,那是心神俱畅。

    剑名鱼刺,长四十九点半,宽四点五。

    以妖兽兽王影中鱼的鱼刺打造,见血封喉,削铁如泥。

    老蝉出品,绝对精品。

    第二天,带上鱼刺的叶天来到了那家熟悉的杂货店。

    这是一家位于偏僻小巷的小店,几乎无人问津。

    小巷中也没有其他店铺,冷清的厉害。

    没人?

    进店后,叶天看了一眼摆满货物宛如迷宫的小店。

    他不客气地喊了一句:“老蝉头,我来看你了。”

    一个头发花白,精神矍铄的老人慢悠悠地走了出来。

    边走,老人边中气十足地开口了:“喊什么喊,当我稀罕人看吗?”

    “蝉爷好!鱼哥还好吧?剑光仍利否?”叶天笑嘻嘻地问好。

    “臭小子!”老蝉瞟了林丰岳一眼,笑骂了一句道:“那小子好得很。你怎么想起来……你带了鱼刺。”

    说完,他走到门前,将打烊的牌子挂了出去。

    “宝刀未老啊,这眼神绝了。”叶天啧啧称奇。

    为了隐藏鱼刺,他穿上了特制的隔绝神识的衣服,也不知道这老头是怎么看出来的。

    难怪能够成为金峰军团凌烟阁御用的炼器师之一,的确是有本事。

    亏他精心施展了禁制,这老头一眼就看穿了。

    老蝉瞪了他一眼:“你才加入道院几天,就带上这玩意了,就不能等等?”

    在其他地方,天尊中期的修为还算高手,能够出去活动下。

    可皇都的水太深,这里可是有仙帝坐镇的。

    恐怕只有后期大圆满的天尊修士才敢稍微肆意行事。

    那怕是道院作为后台,老蝉也以为叶天应该继续沉淀一段时间。

    “鱼哥像我这么大,早就杀出道院了。”叶天一脸不以为然。

    自己都宰了不知道多少天尊后期的修士,带把剑算什么。

    一众小伙伴中,叶天算是条隐藏的鲨鱼。

    一般人不知道也看不出他的恐怖,哪怕他真的是天尊中期的修士,杀伤力也是惊人。

    更别说叶天的修为快要到达天尊后期巅峰的境界。

    他搓了搓手:“上次说的东西准备好了吗?”

    老蝉叹了口气,摇了摇头,随手拿出一个盒子递给叶天。

    同时老人嘀咕道:“我就知道迟早有这么一天,都说你们是有能为的,早晚能成大器,我看你们都是不省心的。”

    “蝉爷,厉害!”叶天高高兴兴地接过了那盒子。

    至于唠叨几句,只要这蝉蜕到手,他全当自己是聋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