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苏厨 > 苏厨 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 青冈峡

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 青冈峡

    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青冈峡

    刘昌祚救援延州之后,六路都经略司便电报让他不用回来,在延州修整,然后领取粮秣,直接从环庆出白马河,攻击夏人对抗环庆军的重镇韦州。

    这一路梁永能不得不救,待到梁永能分兵之后,高遵裕便可以直叩萧关,以最小的代价夺取最大的一条战略通道。

    苏油接到方案之后将作战计划做了小小的调整,李文钊人设立得太漂亮,以至于宋夏两方都错估了他的立场。

    梁乙埋甚至认为李文钊自幼饱读诗书,在民族危亡的关键时刻,一定会捐弃前嫌,即使不帮助自己,也会独立与宋军作战,依托天都山,牵制宋军主力。

    甚至六路都经略司幕府当中,持此论的人都不在少数。

    只有苏油看到了李文钊的本质,这位不是什么真英雄,这位有个更合适的名词来定义——务实型政治家。

    你不是要人设吗?我给你更好的人设,民族英雄这个名头怎么样?

    加上赵顼的圣旨,天都山的饥荒,以及苏油对降臣表现出来的尊重,李文钊最终……还是选择了务实。

    甲辰,朝廷在孙固的不断敲警钟下,终于开始转变口风:“据措置麟府路军马司奏,探得西贼对境大集兵马,屯聚八九处,多至六七万,少亦不减二三万人。”

    “又于通道多堑绝山谷,设为嶮阻,其备甚谨,未知虚实。”

    “可多验降人或得力闲谍参证其事。仍关报种谔,令稳审山川道路及择进,勿致为贼所误。”

    诏李宪:“近据东北诸路所奏,夏人举一国之兵以当官军,约三四十万之士。”

    “今西南地分全虚,若非本路及董毡之军深入以分其势,则虑得并兵东向,以御大军。”

    “尔宜依累降处分,部勒行营将兵,并紧约董毡兵马前去招抚讨除。”

    又诏沈括、李稷、范纯粹:“大军且出界,朝廷日欲知其动静,卿等可俟军马启行,如军中未发奏,闲日遣人探候官军所至,及平安动静以闻。无令断缺,庶上下安虑。”

    又诏李宪:“昨九月辛丑洎甲辰御前及朝旨,所以令李宪等协力深入,殄灭贼巢,或勒兵过河,攻取凉州,须举兵并进,不得止遣偏裨者,无他,盖虑将帅有当进不进之失,止于筑城数垒而已。”

    “今闻所部克复天都,焚灭伪僭,慰甚。当并力前出萧关。”

    “宥州若下,则西路可至中军取粮,平川大道,无馈运之忧。”

    “其后或并进灵武,或转趋凉州。要当攻其所必救,乃于首尾之势有助,无或观望迁延,有误国事。”

    又诏六路经略司:“诸军出界后,如有游贼犯城寨,各路经略司自当支应。城周寨蕃部弓箭手不少,未尽随大军出界,岂可纵贼侵扰?今诸路皆留两将,经略使宜点选敢勇,处画深计,设备不测。”

    再诏:“陕西、河东次边近里州县,比自议兵之初,朝廷使选择守令者,不惟欲供办军须,与转漕之官协力,盖以部内兵民一朝悉发,远从征讨。”

    “后从六路都经略司所议,乡兵义勇,不随战役。”

    “然肃察奸宄,绥靖乡庐,乃所责任。可以朝廷之意,丁宁申谕,俾各遵守。”

    “苟能于兵夫未还之闲,辖内贼盗特少,镇拊部民各获居安者,当议旌曪,显擢职任。”

    又诏六路都经略司苏油:“前梁永能袭延州,虽变起肘腋,然临机处置,不为非计。致妨进讨,亦非将帅所任之责,固不当过有恐惧。其安心厝置,勿为惶骇,以沮士气。”

    “王师之出,有征无战,安可自顾有可虞之道,而欲勉副朝命,以希万一之幸哉?”

    “此从卿计之本由。然大军靡费一日,故非厘少,尔其再三审念之。”

    收到电报的时候,苏油正在大帐当中宴请李文钊:“侯爷你看,因为请你出天都山,耗费几天,陛下都生我的气了。”

    李文钊看过之后,一脸慨然:“既然吾皇有命,那文钊便请为前锋,间道而出,抄袭萧关后路,还国公一场大捷!”

    “好!”苏油端起酒杯:“说起这一带的山川道路,再没有比侯爷更加熟悉的了,苏油敬侯爷一杯,祝侯爷旗开得胜!”

    ……

    环州城下,狄咏也在给刘昌祚送行:“小弟有守任在身,只得送到这里,祝愿贤兄得胜而还。”

    姚麟也被高遵裕派遣了过来,作为这一路的副帅,两人一共聚集了泾原军五万余人,攻击线路很简单,就是沿着白马河一路进击。

    这一路手下全是旧军,狄咏手里也只有榆木大将军炮,震天雷,便将之尽数送给了刘昌祚,同时让石勇带领工匠们随军:“有石兄在,营中车甲攻具,可以无忧了。”

    刘昌祚苦笑:“咱们旧军,在高国舅眼里就是小娘养的……好在沈经略备了几百辆战车,数千猛火油罐,足供三月的口粮。”

    “贤弟大恩,愚兄领了,交情常在也不用多说,走了!”

    说完拨马,带领五万余骑,浩浩荡荡,朝白马川行去。

    直到环州消失在后方地平线以下,一起同行的副将姚麟才开口道:“总管,咱们真要强攻青冈峡?国公的意思,是我们只需要大张声势,将梁乙埋吸引在环庆一路,方便高太尉夺取萧关,就算完成军令。”

    刘昌祚冷哼一声:“姚老二你这是怕了?新军看不起咱,咱自己也看不起自己?”

    说完一拍马屁股上的震天雷:“当年咱一把破刀,一匹劣马,不还是每战当先,刀头上搏得功名?如今甲器精良,粮秣充足,反倒不敢打硬仗了?!”

    “国公爷对咱大头丘八,那是没说的,哪哪儿都好!老刘我绝不是诋毁他什么啊……可到底心底太过仁善!”

    “慈不掌兵,这打战还能不死人?种五那里五千换九万,国公都满脸肉疼,哈哈哈,须知世间上没有无本的买卖!”

    “在这上头啊,他真该跟李稷李察俩鬼头学学,铁黑铁黑的心肠!”

    “老子何时怕过!”姚麟翻起白眼:“不过高国舅不待见你是有因由的,你老兄呀,迟早死在这张臭嘴上!”

    ……

    青冈峡,梁乙埋,梁格嵬,梁永能,叔侄几人在关隘之上,看着河对岸的碉楼望哨上由远而近冒起的烽烟。

    “来了。”梁乙埋按在城垛上的手轻轻抽动了一下:“五万人。”

    梁永能拱手道:“不如国相先返回萧关,这里交给末将?”

    梁乙埋看着城下滚滚的白马河水:“此处地利于我,刘昌祚贪功冒进,我们正好打掉他们,然后大军回守萧关。”

    说完转头问梁格嵬:“萧关那边有动静吗?”

    梁格嵬摇头:“听说苏油正在招纳李文钊,李文钊尚在两可之间。”

    “李宪的一路呢?”

    “尚在山中,禹藏郢成四已经前去拦截了。”

    梁乙埋沉吟片刻:“还有几天时间,来得及。”

    又对梁永能问道:“永能,咳嗽好些了吗?”

    梁永能从渡河而逃开始就受了风寒,之后憋着一股劲想要偷袭延州,等到失败回军,咬着牙带领数千残部回到青冈峡后,就陷入高烧昏迷。

    梁永能说道:“多谢国相相救,宋人的药片,效用的确厉害。”

    梁乙埋担忧地说道:“听闻他们的军营中,每百人都配有一名医兵,士兵伤病,皆得救治,这方面,我们真没法比。”

    梁永能不以为意:“这也说明宋人惜命,没有死战之心,难成强军。”

    “不过他们的火器实在太厉害了,这次遭遇的几种火器,威能堪比……”

    说到这里,又感觉对军心士气打击太大,不由得摇了闭嘴。

    而对岸山谷之中,开始隐约出现点点的红衣。

    “无论如何,此乃国运之战。”梁乙埋看着远方,拍了拍城垛:“诸君,努力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