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东汉末年枭雄志 > 东汉末年枭雄志 一千三百一十五 枭雄

一千三百一十五 枭雄

    “小乙,前汉孝献皇帝刘协是不是你杀的?”

    郭单突如其来的问话让郭鹏的瞳孔陡然一缩,心里一颤。

    怎么回事?

    消息泄露了?

    不可能。

    这不可能,郭单绝对不可能从其他人那边得到这个绝密的消息。

    知道刘协被他所杀这件事情的人本身便屈指可数,到如今,只剩下两人。

    一个是阎柔,一个是化名王野深藏在临淄营中工作的贾诩。

    这两人每一个都在他的严密监视之下。

    他要他们三更死,他们绝对活不到五更。

    所以郭单绝不可能从他人那边得知这件事情的真相,得知刘协的死乃至于弘农城的毁灭都是他一手操纵的。

    那一城生灵,一城前汉的遗老遗少们,都是被他设计从而全部死于非命的。

    临淄营的好手们潜入弘农城,对那些遗老遗少们展开了精准的狙杀,把他们杀的一干二净。

    然后一把大火掩盖了所有的罪恶,焚毁了弘农城,也打开了他的通天之路。

    那一晚,死者数万,哀鸿遍野。

    刘协,是他杀的。

    汉帝国,也是他毁掉的。

    他用卑鄙的手段杀掉了皇帝,杀掉了群臣,杀掉了所有可以杀掉的人,于是,成就了不世帝业。

    那些原本可以阻碍他的人,都被他杀了,无法阻碍他。

    所以他当皇帝的日子提前了好些年,四十岁之前就做了皇帝。

    若不是这场【大火】,他说不定要做第二个魏武帝。

    这是历史的真相,但是却永远不会为后人所知。

    人们只知道汉献帝刘协是在段煨和张济的火并之中不幸身亡的,而不会知道幕后黑手就是他。

    段煨和张济注定被钉在历史罪人的耻辱柱上,永远都不可能脱身。

    谁让他们真的火并了呢?

    所以郭单绝不可能知道这件事情的真相,这个消息不可能泄露。

    唯一的可能,就是他自己思来想去,以他对儿子的了解,从那仅有的一丝丝鲜为人知的蛛丝马迹之中,推断出来了。

    而且他并不能确定,因为他没有证据。

    他当然没有证据,只靠推理是可以推测出事实,但是推理并不能证明事实,没有证据,就不能做出决断。

    郭鹏稍稍放下心。

    也稍稍犹豫了那么一下下。

    然后笑了。

    “父亲,您在说什么呢?儿子怎么可能会做那种事情?袁术称帝是他自己狂妄,看不清时势,孝献皇帝是被逆贼张济和逆贼段煨给害死的,顺便整个弘农城都被焚毁了。

    他们自己分赃不均,军队火并,才有了如此的悲剧,这是任何人都想象不到的,当时,儿子远在徐州,根本不可能参与到这件事情之中,父亲怎么会如此认为呢?”

    郭鹏笑着举起了郭单的手,把自己的另外一只手也放在郭单的手上,握住。

    “父亲,郭氏做皇帝,是时局所迫,所有人都希望儿子做皇帝,儿子做皇帝是顺应人心,不做,谁都不会安心,天下会再度大乱的。”

    郭单直直的看着郭鹏,看了好一会儿,而后嘴唇渐渐抿紧。

    良久,他移开了视线,把脸转向了床铺里面,并且收回了自己的手。

    “皇帝,凿冰捕鱼那件事情,是我和你一起商定的,整个过程,是我帮你筹备和安排的,这种事情我虽然做的不多,倒也不是第一次才知道咱们士人的这些肮脏手段。

    大家为了做官,为了发迹,为了有名声,为了前途,为了家族,什么都可以做,什么意想不到的事情都能去做,做得好了还会被人们推崇,争相效仿。”

    郭鹏沉默了一会儿。

    面对重病卧床的父亲,他不知道自己该怎么说。

    “父亲,刘邦不是赤帝子,刘秀也不当为皇帝,皇帝者,兵强马壮者为之,不是天生,也不是命中注定。”

    “可他们没杀人。”

    “他们杀的人更多。”

    “不像你这样杀人。”

    “我杀人并非只是为了我自己。”

    “不杀不行吗?”

    “不杀不行,一定要杀,不杀,魏国就活不下去。”

    郭单又沉默了,沉默了很久很久。

    很久很久之后,他把脸转了回来,脸上满是惊惶,如同刚才那般用力地握住了郭鹏的手。

    “小乙,别杀人了,你杀了太多太多人了,你杀的全天下人怕你怕的要死,你是不怕,你厉害,你无敌,可你也会死啊,你死了以后,你的儿子,你的孙子,你的后代……都要被你拖累死啊!”

    郭单的眼泪顺着苍老松弛的皮肤滑落下来,滴在床铺上,像是个濒死的人正在乞求对方实现自己最后的临终心愿一样。

    他不想让郭鹏继续杀人了,继续杀人杀下去,郭氏的未来就没了。

    郭氏会被毁灭的。

    郭鹏低着头,看着郭单那甚至是哀求的眼神,默默摇了摇头。

    “父亲,我杀人,不单单是为了我自己,也为苍生。”

    一阵令人心悸的沉默过后。

    “苍生能救你的子孙后代吗?!”

    郭单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忽然一把甩掉了郭鹏的手,怒吼出声。

    “你的子孙后代给人杀得一干二净的时候,不会有人救他们!不会!不会!不会有人记得你对他们的好!不会!绝对不会!!”

    郭单非常清楚苍生的懦弱、短视和健忘。

    所以当汉帝国灭亡的时候,挺身而出的人并不多,不惜性命阻止郭鹏的人也不多,他们非常惜命。

    这是他亲眼看到的事情。

    他们只想活到下一个时代,享受时代的红利,而不愿意为一个行将就木的王朝殉葬。

    他绝不相信苍生会出手帮助郭氏挽回危局。

    照这样发展下去,等魏国走到汉帝国那个份上的时候,站出来为魏帝国殉葬的人,不会比为了汉帝国殉葬的人更多。

    郭鹏则很冷静。

    他非常冷静的看待这件事情,甚至开了上帝视角。

    “我把帝国经营的如铁桶一般,如此这般,子孙后代还要被人杀,那就不是我的问题,是子孙后代不争气,怪不了我,我也没有兴趣去管,真到那个地步,魏国,也该完了。”

    郭鹏就是这样看待的,到了那个时候,魏帝国的寿命也该终结了。

    子孙后代不顶用,或者毫无缘由的残酷暴虐,失了人心,被人夺走了权力,又无力守护自己的东西,那就活该被杀。

    这和他无关。

    郭单不敢相信这是郭鹏的态度。

    还有人全然不关心子孙传承家族存续的吗?

    他气的大骂郭鹏。

    “你这逆子!逆子!做皇帝做的昏了头!杀人杀的昏了头!你就全然不关心你的子孙后代?你不关心家族传承?!”

    “关心,但不是这个关心法,不能这样简单的去关心。”

    郭鹏摇了摇头:“父亲,国不强,家族再强,又能如何?覆巢之下焉有完卵?不会有真心接纳咱们的外族人,永远不会。”

    “我说的不是这个事情!我说的是郭氏!郭氏!郭氏!”

    郭单怒喝道:“你不在意郭氏,你在不在意你自己?你死以后,后人会骂你是昏君!你是暴君!你是择人而噬的猛兽!你是食人的血手屠夫!你就不是人!你是妖魔!妖魔!

    他们不会传扬你做的好事,他们更不会忘掉你杀过人的事情!他们会把你杀人的事情一代一代的传下去,让你身败名裂,让后人只记得你杀人,什么都不会记得!郭氏要被你葬送!要被你葬送!!”

    郭单用手撑起了自己的身子,指着郭鹏怒吼连连。

    他喘着粗气,面色涨红,似乎病已经全好了似的。

    他好像恨不得在这里把郭鹏这个逆子给掐死一样。

    然而郭鹏还是毫不在意。

    “那又如何呢?”

    郭鹏的脸上浮现出一丝微笑:“世上哪有永远不会覆灭的国度呢?始皇帝自称始皇帝,觉得自己的帝国可以传承千年万年。

    他是始皇帝,后辈子孙会是千世万世皇帝,嬴姓赵氏永远做皇帝,秦帝国永远存在,做到世界的终结,可结果呢?

    我从来不觉得魏国能万年绵长,也不觉得郭氏能永远传承下去,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我的魏国曾经存在过,我要让世人知道,我的魏国曾经存在过,并且生存的很好。

    我的子民有饭吃,有衣穿,有钱挣,有土地可以耕种,我的军队四处征战,开疆拓土,打败所有敌人,把帝国疆域扩展到极致,这是任何人都不能否认的。”

    郭单气急了,伸手指向郭鹏,满脸都是怒意。

    “你……”

    “父亲,他们说我什么都可以,说我昏庸暴虐,说我残暴嗜杀,说我甚至不是人,是鬼神,那都可以,我不在乎。

    因为我创下了他们无法抹黑的功绩,我建立了一个无比庞大的帝国,他们要怎么说,才能自圆其说,说我这样一个昏君暴君居然可以把华夏的国土扩展到这样的规模,消灭那么多敌人,修成大运河,修成大驰道,开发江南,占据西域,打通丝绸之路……

    他们要怎么说才能让后人相信我除了杀人之外什么事情都没做过,却能把魏国推向这样一个高峰?父亲,他们说不清楚的,他们没办法自圆其说的,历史会给我公正的评价。”

    郭鹏很平静,全然不在意郭单所说的一切。

    他根本不在意自己死了以后会发生什么。

    郭单瞪着眼睛满脸不可思议的看着郭鹏。

    “你就真的什么都不在乎吗?你自己被人污蔑抹黑你不在乎?你的子孙后代……郭氏被人屠戮殆尽你也不在乎?

    没了子孙后代,谁为你说话?谁给你辩白?历史?齐太史为了写一句真话,父子三人惨遭屠戮!司马迁为了写一点真话,子孙根都没了!辩白?”

    郭单根本不想信什么所谓的历史和公正。

    历史要是能给人以公正,司马迁就应该还是一个完整的男人。

    可事实就是,历史可以阉割。

    郭某人自己都是这样做的,他自己是最清楚不过的。

    所以他也看得很开。

    “皇帝,一言以决生死者,如此巨大的权力,不是人人都能把握住的,我得到了这种权力,把它传承给我的后人,这就是我能为他们做到的一切,更多的就没有了。

    后世子孙若无能、守不住权力,被人篡位,那是他们活该,真的到了那个时候,我想,郭魏气数已尽,灭亡也是理所应当的事情,无可阻挡,父亲,我不在乎。”

    郭鹏摇头,缓缓说道:“到那时,我早就是尘埃了,骂我,咒我,我又听不到,与我有什么关系?”

    郭单惊得双目圆瞪。

    “你被人辱骂,恶名远扬,遗臭万年,你也不在乎?”

    “不在乎,我所做的事情终究会大白于天下,是非功过,终究也会为世人所知,骂我就骂我好了,现在的我还能少吃一碗饭不成?”

    郭鹏还是摇头。

    于是郭单就不知道自己该说些什么了。

    他觉得要命的不得了的事情,郭鹏居然全然不在乎。

    你怎么能对这一切要命的事情全然不在乎呢?

    这不行啊,这不行啊!

    家族才是最重要的啊!

    百年王朝,千年家族,你怎么就不在乎呢?

    可郭单现在真的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良久,郭单颓然的瘫在了床上,双眼木然的看着床顶。

    “都是我的错,小乙,我不该叫你振兴郭氏的,你不做皇帝,郭氏或许还能千年万年,你做了皇帝,数百年后,郭氏恐怕连香火都传承不了了。”

    “这不是父亲的错,时局如此,即使父亲不这样做,儿子也会想方设法让咱们家生存下来,说不定会走到更无法挽回的地步。”

    “但一定不会像现在这样,家不像家。”

    郭单似乎还在为郭阳的事情耿耿于怀。

    郭鹏摇了摇头。

    “父亲都做了太上皇了,注定名留史册,难道还不满意吗?”

    “我和你不一样,小乙,我没你那么大的志向,我只想家族安康,千年万年,一家人完完整整,有吃有喝。”

    “父亲,我还是那句话,覆巢之下,焉有完卵。”

    “正如你所说,哪有千年万年王朝,却有千年万年家族,我最大所想,就是咱们郭氏可以像孔氏那样,传承千年万年,无论哪朝哪代都能存续着,那该有多好啊。”

    郭单躺在床上,进行天真的遐想。

    郭鹏靠在床沿,叹了口气。

    “孔氏,毫无立场,三姓家奴,谁强就跟谁,这样的家族固然能千年万年,但是民智开启以后,天下人都会瞧不起这样的家族,他们是要被人戳脊梁骨痛骂的。”

    “不是你说的吗?骂就骂吧,他们还能少吃一碗饭不成?吃饭的嘴巴又不会闭上。”

    郭单冷笑一声。

    郭鹏顿时一愣,感觉无言以对。

    “或许这就是人生吧,小人只为自己考虑,所以可以长命,甚至能作威作福,英雄为所有人考虑,往往短命,然后死掉,还要被人推到臭水沟里唾弃。

    可是,能让所有人过上好日子的,是英雄,不是小人,小人只是自己过得好,哪管洪水滔天?所以人人憎恶小人,却又人人羡慕小人,到底是穷的有尊严,还是富得流油却为奴为婢,很多人都很难抉择啊。”

    郭单看了郭鹏一眼。

    “你是在说我这做父亲的是小人,你这皇帝是英雄,是吧?”

    “父亲,我不是英雄,我不配,我只是枭雄。”

    郭鹏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摇了摇头,给了自己一个精准的定义。

    “我曾经想要做一个英雄,可事到头来,我却发现我丢不掉自己的私心,我假装我想要权力是为了苍生,但是我也喜欢权力,我也喜欢乾纲独断,我喜欢手握权力的感觉。

    所以后来我又尝试着要去做一个纯粹的小人,小人就好了,肆意妄为,不用在意什么,可真到了那个时候,我又发现我丢不掉自己的良知,我左右为难。”

    郭鹏露出了满脸苦笑。

    “我不配当英雄,却又没办法昧着良知去做一个小人,没办法闭着眼睛不看众生皆苦,没办法看着他们饿着肚子而无动于衷,所以到头来,就只好做一个不伦不类的枭雄了。”

    “英雄……枭雄……”

    郭单躺在床上琢磨了一会儿,长叹一声。

    “郭氏有子如你,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小乙啊,我这做父亲的,是真的越来越看不懂,想不明白了。”

    “应该不是什么好事,毕竟我杀了那么多人,得罪了那么多人,不知多少人正在咒我赶快去死,咒我魏国赶快覆灭,好让他们回到从前”

    郭鹏想了想,笑道:“今后,我肯定还会杀人,只要我还能杀的动,我就不会停止杀人,主要是为了权力,顺便也能为了苍生,我想让他们吃饱,枭则枭矣,固为雄也。”

    看着郭鹏似乎完全看开的模样,郭单彻底无语了。

    他不知道自己有这样一个儿子是好事还是坏事,不知道这个儿子究竟能给郭氏带来什么。

    是无上的荣耀,还是彻底的毁灭?

    他不知道。

    他的认知,他的格局,他的思维,不足以让他看清历史的脉络。

    他只能看到这里了。

    沉默了好一会儿,郭单背过身子不再看郭鹏。

    “早知今日,就不该叫你和曹氏结亲,不该让你去洛阳,就该把你留在谯县,留到天下大势已定,叫你出个仕,混个高官,扎根地方,这样家族就能千年万年了。”

    “那我一定会造反的。”

    郭鹏大笑道:“父亲,我很同情那些吃不饱的人,要是见了太多吃不饱的人,说不准哪天就犯了毛病,揭竿而起做张角第二了。

    赢了就是皇帝,输了,只要不死,那就继续造反,反到死或者赢了为止,反正不管怎么说,只要还有人挨饿,我就要造反,非要把这天捅一个窟窿出来不可。”

    “我……我就不该生下你!或者把你的聪明才智分个一半……不,三分之一就够了,分给阳儿,叫阳儿继承家业,那也好!”

    郭单气的说出这种话,然后又觉得悲哀。

    “阳儿不顶用啊!不顶用啊!稍微聪明一点!我就把郭氏的未来托付给他了啊!让他保住郭氏,只要保住郭氏就够了,管什么天下苍生!他怎么就不聪明一点啊!哎呀!!”

    郭单躺在床上长吁短叹,枯槁的手举起落下,乏力的拍着床沿,满心的懊悔和不甘。

    郭鹏笑了笑,没有再说更深入的话语了。

    两父子沉默了好一会儿。

    “父亲,我先回去了,您好好休息,明日我再来看您。”

    郭鹏站起了身子,转身离去。

    “不必来了,此生,咱们父子就到这里了,你也别让人来治我,我好不容易得病,要尽快死掉,这样就不会被你做的混账事再给气到。”

    郭单冷冰冰的一句话叫郭鹏的脚步一顿。

    他回身看向了躺在床上背对着他的郭单,张了张嘴巴,想说的话终究没有说出口。

    沉默了一会儿,郭鹏转身,面向郭单跪下,朝着郭单磕了三个响头。

    “今生,儿不孝,来生,愿我家人生在盛世,儿再尽心尽力侍奉父母。”

    说罢,郭鹏站起身子,离开了泰山殿。

    再没回过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