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综]横滨剧本组在线殉情 > [综]横滨剧本组在线殉情 殉情第三十天
    “当然是因为你们的校长已经成为了乱步大人我的粉丝了,”江户川乱步用着理所当然的语气这么说,完全没意识到自己说的话多么的让齐木感到无语,“所以我就顺理成章地可以来这座学校工作。”

    “乱步先生他看到校长和教导主任走在一起的时候,直接指着教导主任问‘把贪污的人职位提到这么高没问题吗’,”太宰笑得已经看不见眼睛了,“之后又毫不留情地戳穿了对方泄题的事情,据说是刚好解决了校长的燃眉之急呢。”

    听到这个像是奇幻故事一样的情节发展,齐木手上的笔都不稳地摇晃了一下:「只是为了得到一份工作,有必要这样吗?」

    “在十五岁就一直被炒鱿鱼的时候,我就已经明白了,”乱步的脸色异常严肃,“大人的世界里就是要不择手段才对。”

    太宰支起手臂点了点自己的下颔:“我十五岁的时候明明一直在做一些过分的事情,却连被上级警告这种事都没有过。”

    “是因为乱步先生找到的工作都专业不对口吧?”最后,太宰治得出来这样一个结论。

    “所以说,”江户川乱步鼓起脸颊,“我好不容易才找到侦探这份能够完美发挥出自己才能的工作,棒棒糖君就毫不犹豫地用超能力把世界变得这么安定,完全没有考虑过乱步大人我的心情!”

    “过分,太过分了!”太宰看热闹不嫌事大地起哄。

    齐木楠雄试图给这个幼稚的名侦探解释一下侦探到底是什么:「……哪里有侦探是专门负责杀人案的啊。」

    “如果不是杀人案,怎么可能能够完美体现出乱步大人我的厉害啊!”

    乱步完全不管他的解释,义正言辞地反驳道。

    旁边的男人还在不停地煽风点火:“这么一个天才就被你毁掉了,齐木君你不觉得愧疚吗?”

    「我要上课了。」

    齐木楠雄毫不犹豫地切断了和乱步的交流。

    一定要和这两个家伙保持距离。他再一次在心里坚定地想。

    就算是再好的咖啡果冻也别想再让我主动牵扯上这两个麻烦了。

    之后的午休时间,齐木楠雄,明明确定了没有心声才上了天台的超能力者,看到了正站在上面准备拉着乱步一起跳楼的太宰治,正好是刚才才决定不要接触的人形麻烦集合体。

    “不要,这么高摔不死的,”乱步站在栏杆后面动也不动,“而且很可能人还活着,但是却骨头和内脏却摔了个粉碎。”

    太宰治轻而易举地就被乱步颇有道理的话给说服了,他歪着头思考了一会儿:“乱步先生说得对,”男人撑着栏杆如履平地翻了进来,一脸可惜地这么说着,“那还是算了,不如我们回去横滨以后去最高的那层楼殉情吧?”

    众所周知,横滨的地标建筑是鼎鼎大名的港口黑手党大楼,而港黑大楼里的最顶层是首领的办公室。

    “好奇心也太重了吧,”乱步趴在栏杆上,秋日凉爽的微风拂过时,把他发尾末端轻轻托了起来,随着气流缓缓飘动着,“太宰你就对自己的前就职公司这么好奇吗?”

    “我对侦探社抱着的可是敬意,”太宰接着笑嘻嘻地吐出恶毒的词汇,“而对于之前呆过的黑心企业,我的夙愿不过只是希望它倒闭而已。”

    齐木楠雄默默站在天台门口听了一大串非常规情侣间的谈话,直接倒退一步,准备直接关上门回教室去。

    他宁愿面对海藤燃堂照桥那几个,至少纯真的高中生们不会说出“祝自己的前任老板破产”这种话。

    “棒棒糖君,”明明齐木楠雄行动间没有发出声音,背对着他的江户川乱步却像是后脑勺上长了一双眼睛一样,察觉到了少年的存在,“你是来午休的?”

    齐木不甘不愿地把已经合拢了一半的铁门再次推开,站在教学楼和天台的分隔线后面,没有走过来,就这么回答着来自男人的问话:“之前是这么打算的。”

    太宰靠在栏杆上,朝着他举起手挥了挥:“那么再见。”

    齐木有些不可置信地挑了挑眉毛——以前只要能调笑自己几句的情况,太宰这个男人就没有放过自己过,这次竟然这么普通地就道了别——

    乱步瞥了一眼站在原地没有动作的超能力者,语气平平,却能让人听出其中暗含的不满:“就算是棒棒糖君是超能力者,也最好不要打扰二人世界吧?”

    齐木楠雄想到上一次被乱步噎住和上上一次太宰嘲笑的事情,表示自己才不相信他们的鬼话:“以前你们两个一起被我撞见的时候可不是这么说的。”

    “以前你出现的时候,太宰也没有正好想亲我。”

    乱步用着社会人固有的成熟姿态,毫不羞涩地坦言。

    教学楼外层层叠叠的树枝随着吹来的风像波涛一般摇晃起来。江户川乱步睁开眼睛望着它们,接近深绿的灰湖色双眼倒映着已经颓败的淡黄绿色的叶子,一时间让人无法分辨出他眼神中的深浅。

    太宰听到这句直球发言,故意朝着有些呆滞的齐木勾了勾嘴角。

    然后他便稍向自己情人的方向弯下身,轻轻地啄了下对方的耳廓:“不愧是乱步先生。”

    温热的气息吹拂在脸颊侧边,与秋日带着一丝凉爽气息的风完全不一样。待太宰灼热的体温从已经有些发红的耳侧边离开以后,乱步才向着旁边转了下脑袋,将自己的吻印在他的嘴角。

    江户川乱步正了下被风吹得有些歪了起来的帽子,转过身和太宰一起背靠着天台的栏杆,对着齐木楠雄抬了抬下巴:“就是这样。”

    齐木楠雄在两人组面前第二次使用了瞬移能力。

    第一次是去了密西西比州,这次则是直接把自己传送进了学校的厕所隔间里。

    万能的超能力者捂着眼睛蹲在马桶上,在脸皮堪比城墙拐角的两人面前正式宣告了又一次的失败。

    “真是美好的青春,”太宰对着已经没有人影的门口开口,“齐木君他这不完完全全是个普通高中生嘛。”

    乱步用手指轻扣着金属材质的栏杆,颇具节奏感的敲击声在天台上回响起来:“太宰你十五岁时干过的事情,棒棒糖君他这辈子都不可能做的。”他又懒洋洋地趴了回去,对太宰这句不知道有几分真心的夸张话直接丢了个白眼:“你就是欺负别人的能力对你没法起作用而已。”

    太宰喉结下方的黑色领结也和着风浮在空中,他抿起嘴巴笑了笑,像是没什么意义地换了一个话题:“乱步先生的父母是什么样的人呢?”

    乱步听到这个问题,没半点迟疑地回答:“除了聪明一些,和普通的父母没什么区别。”

    男人双眼放光:“那乱步先生也有青涩的少年时期吗?!”

    “和这群家伙的青涩一不一样我不知道,”乱步回答,“毕竟我没上过学——而且青涩的年龄谁都会有吧?”

    “还有,”他眼神锐利,手指头直直指向了太宰,“只有太宰你一个人见过我小时候的样子就算了,就连少年时期都想再见见,我这边却只有现在进行时的太宰治,实在是太不公平了!”

    太宰假装惊恐,瞪大了眼睛:“乱步先生你是真的想看以前的我是什么样子吗?”

    “这种东西乱步大人我用脚趾头都能猜到,”名侦探举起手臂轻轻敲了下男人的肩膀,“在我面前装什么样呢。”

    两人面对面望着,无言地沉默了会儿。

    “乱步先生你,”太宰学着乱步趴着,也开始漫无目的地发呆起来。

    不过由于两人间多达十五厘米的身高差距,这副场景未免显得有些令人发笑。

    青年用带着鼻音的声音回答:“嗯?”

    太宰语气淡淡:“果然是在父母的保护下长大的啊。”

    “死心吧,就算太宰你小时候是父母最宠溺的对象也变不成乱步大人我这样的。”

    “这话说的未免太无情了点吧,乱步先生。”

    “既然知道我会这么说就别问出来,”乱步侧过头看向被自己明明白白地嘲讽了,却依旧在微笑着的男人,“别总是问些没有必要的事情,太宰你这个还算聪明的白痴——”

    “不愧是乱步先生。”

    太宰治这么回答。这句话已经快变成两人之间的定番推送了。男人抬起左手把乱步的猎鹿帽摘下,另一只手报复性地放在青年脑袋上,把他的头发直直揉到朝着各种方向乱七八糟地翘了起来。

    看着自己的杰作,太宰满意地把帽子放了回去:“乱步先生再这么自我中心地任性下去的话,小心哪天被人报复,走在路上就被人敲一记闷棍。”

    乱步不屑地瘪了瘪嘴:“论起自我中心你也差不了多少。”

    “所以我总是莫名其妙地就会被奇怪的事情缠上,”太宰表情十足的兴致勃勃,“这么算下来的话乱步先生你的报应也不远了!”

    “我才不会受报应。”

    江户川乱步眯着眼睛,翘起了鼻子:“乱步大人我可是神之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