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综]横滨剧本组在线殉情 > [综]横滨剧本组在线殉情 殉情第二十九天

殉情第二十九天

    事实证明,想让二人组待在自己身边又不引起其他人的注意,毫无疑问是奢望。

    意识到这一点的超能力者已经决定要远离这两个比日常生活中的麻烦还要更麻烦一百倍的麻烦集合体,继续自己安稳的普通日常——

    安安分分秉持着自己对外人设的齐木楠雄正在上学。

    他思考着诸如此类关于他今后人生的话题,就算在课间时间也没有挪动过。

    就在此时,正坐在教室座位上,双眼放空斟酌着这个话题的齐木楠雄看到海藤瞬突然猛地站起。

    同一时刻,上课铃声也响了起来。

    这节课是国文课,这也是为什么齐木会思考有关那两个人的事的原因。

    虽然他觉得按照他们一天到晚瘫在沙发上的行动力,不会这么快就成功成为pk中学的老师,但是海藤与平时相比起来明显还要异常一些的行为让他感觉到了非常不祥的预感——

    他抬起头向门口看去。

    与此同时,海藤瞬也正像凝固的雕像一般呆呆地望着教室门口。

    刚才,也就是教室外逐渐有低低的脚步声靠近之时,他突然发觉到自己缠着绷带的右手开始隐隐作痛,被封印在其中的原力也像是受到了什么的感召一般,被现在正在站在门前、一头蓬松栗色头发的男人吸引过去。

    海藤瞬一把捂住已经快要挣开束缚的右手,眼睛死死盯向能够看到的、男人脖子上和双手手腕处的绷带,内心的激烈震荡让他一时间竟难以言语。

    蓝色的乱发顺着他低下的脑袋散开,遮住了血一般的眼眸。待手臂上的发痛症状好了一些,他才脚步有些不稳,跌跌撞撞地向讲台上的男人走去。

    少年抬起赤红色的眼瞳,脸上混杂着让人不解的欣喜与痛苦,他微微张口,用着抑扬顿挫,又充满感情的音调问道:“你……也是同我一般,一起对抗‘dark reunion’的同伴吗?”

    正打算开始上课的太宰治:?

    太宰感到很困惑。

    齐木楠雄抬起左手,默默地捂住了自己的脸。

    眼前疑似重度中二病患者的高中生少年还在继续说着,甚至连声音都开始哽咽起来:“没错,我体内的‘black·beat’已经用灼热的情感传递给我一份信息——”他指向太宰治缠满了全身的绷带,再向他展示了自己右手臂上绑着的相同物件,“这正是汝为了在暗中潜伏,给予敌人致命一击的证明。”

    太宰治一直上翘着的嘴角没忍住抽了一下。

    “不,”他差点就来了一个否认三连,“我不知道‘dark reunion’,也不明白什么是‘black·beat’。”

    然而面前这个少年却给了他一个“我明白,是为了隐瞒身份吧”的自以为很是默契的眼神。

    太宰皮笑肉不笑地“呵呵”两声,用已经上课了的理由把他赶回到座位,没理会对方坐下来以后依旧充斥着激动的眼神,挂着虚伪大人式的微笑转头看向正一脸问号看着他们俩的其他学生:“把书翻到第92页。”

    班上其他人连忙翻开国文书,不敢招惹这个明显心情不好的新老师。

    等到下课,他在海藤瞬热烈的目光和齐木楠雄略带幸灾乐祸的眼神里开口:“海藤同学对吧?”

    蓝发的少年像是在被长官点名一样,严肃地板着一张脸回答:“没错,吾之漆黑同伴哟,这正是我在现世中所使用的代号!”

    “和我出来一下,”太宰微笑着,背后却冒出了黑气,“老师有话要同你说。”

    海藤瞬立即一个大步蹿了过去,亦步亦趋地跟在男人背后走出教室。

    齐木楠雄坐在椅子上,难得心里产生了些许好奇,支起耳朵偷听起外面两个人的对话来。

    太宰一走出教室,便抬起自己的右手轻轻地抚摸了一下脖子上面的绷带,用着有些忧伤的语气问道:“你是怎么发现的,我的身份?”

    望着眼前这个背对着自己、身材修长的男人,海藤瞬忍不住将紧紧握起自己的拳头,目光极为清澈坚定:“吾的力量虽然已被封印,但对于同类的感知还并未完全消失,”他向前一步,声音比起刚才的低沉稍微高了一些,“齐木,他同样也是对抗那个组织的同伴,想来他也已经发现了汝的**了吧。”

    “是吗,”太宰治低低地哼笑一声,他转过身,脸上的神情与他刚才语气里的悲伤不同,满是猖狂与嚣张,“真是稚嫩,不仅将敌人认作自己人,竟然还被我三言两语就透露了同伴的身份。”

    海藤连退几步,不可置信:“什么,这不可能……!”他蓦地单膝半蹲下去,像是被不知从何而来的攻击击中了一样,甚至还发出了被命中了的声音,“唔呃!竟然连这里都有‘dark reunion’的人潜伏进来了么!”

    教室里的齐木楠雄:“……”

    为什么我也被莫名其妙地牵扯进去了啊。他面无表情地想。

    外面两个人的“交战”情况正愈演愈烈,却被突然插进来的一个声音打断了:

    “太宰,你们在搞什么?”

    海藤用手捂住虽然从表面上看不出,但是实际上已经让他的灵魂受到了重伤的伤口,骤然抬起上身向声音的来源处看去。

    一个身着侦探套装的男人正站在那里。

    明明上午的阳光打在他的背上,那双半眯着的眼睛里却似乎有些黑暗在盘旋不去;而半笑不笑的脸颊,半边袒露在光华中,半边却在阴暗处肆意嘲讽着——

    ——是dark reunion的气息。

    海藤觉得自己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危机,如果不在这个时候就将这两个人打败的话,可能人类就要因此而灭绝。

    从海藤瞬表情里看出来了这人在想些什么的江户川乱步:?

    太宰却是冷笑,动作娴熟地将手臂挂到了乱步的肩膀上:“没错,这就是我的搭档,江户川乱步。”阴晦而暗淡的语气让海藤忍不住由于恐惧发起抖来,“等着吧,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世界终究要被我们‘dark reunion’掌握在手中。”

    而在齐木楠雄的视角里,他看到海藤瞬的脑海里正播放着不知道让他说什么比较好的画面。

    海藤正艰难地背负着自己的两个同伴——齐木楠雄和太宰治,脚印一浅一深地朝着前方缓慢拖行着。

    然而,等他走到森林的尽头后抬眼望过去,却发现这里并不像他想象的那般开阔,反而只有一座陡峭而狭窄的悬崖。

    已经被逼到绝路的少年狠狠地从嘴里吐出一口血沫,自言自语道:“不行,”他像烈火燃烧着一般的眼神正这样说着,“我……绝不可能在这里倒下!”

    然而这时他却听到自己的背后却传来了轻轻的脚步声。

    海藤瞬背着两个人,却反应机敏地猛向着后方转过身,正好看到一个带着猎鹿帽,身着披风与皮鞋,脸部完全隐藏在了帽檐下的黑暗中的男人从阴影处缓缓走了出来。

    海藤努力抬起已经解开大半绷带的右手,表情前所未有地凶狠:“我还可以与你一战,来吧,‘dark reunion’的**!”

    江户川乱步却轻笑了一声,在他不解的眼神里懒洋洋地说道:“我可没打算和你光明正大地好好战斗。”

    “什么意思?”少年有些警惕地想要后退一步,好离这个狡诈的男人远一些,却突然感觉到一股冰凉的触感向自己后心蓦地袭去,然后便是更加难忍的、被穿刺了一般的痛苦——

    “太宰,为什么,我们不是一起对抗‘dark reunion’的同伴吗?!”

    海藤已经无法站立,也背不住正在昏迷的齐木,只能一人孤零零地跪在地上,呕着血向他的同伴质问。

    太宰也摆出了标准的反派嘲讽脸来:“哼,竟然这么轻易地就随便相信了别人,著名的‘漆黑之翼’也不过如此嘛。”

    ……什么鬼。

    齐木强制性地把这些莫名其妙的画面和不知所云的剧情给排出了自己的脑海。

    听到下节课的上课铃已经响起,留下一句“我是绝对不会向‘dark reunion’屈服的!”之后,海藤瞬就跑回了教室。

    “噗,”太宰治看着一溜烟就没影儿的少年,笑出了声,“齐木君的朋友竟然是这种类型吗?”

    “棒棒糖君让我告诉你,”乱步早就没和这个沉迷于逗弄男高中生的幼稚鬼站在一起,“海藤瞬不是他的朋友。”

    “原来齐木君是无口面瘫傲娇属性啊。”太宰嘴巴里蹦出来一串长长的形容词。

    「江户川,你不是说你不会当老师的吗?」齐木楠雄懒得理会这个一天到晚闲着没事儿干就瞎挑唆的男人,转头就向乱步传音了过去。

    “名侦探我是特聘荣誉教师,”乱步嘚瑟地抖了抖腿,“根本不需要来给你们上课。”

    「高中竟然也有荣誉教授吗。」

    齐木提出了合情合理的质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