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综]横滨剧本组在线殉情 > [综]横滨剧本组在线殉情 殉情第二十六天

殉情第二十六天

    太宰治和江户川乱步从类似于中世纪雕花门的一头出来后,就看到了等在一旁的沢田纲吉一行人。

    “纲吉君,真是多亏你了,”太宰抬起右手,毫不含糊地道了个谢,“要不然的话我们大概只能一辈子待在那个世界里了。”

    沢田纲吉听到这句话,有些不太好意思又如释重负地笑了笑,刚想说“没关系”,眼睛却看到了一旁头部刚好到太宰治腰际一样高的江户川乱步,这句话便不上不下地哽在了喉咙里,让他一时间因为呼吸不畅剧烈地咳嗽起来。

    一直守在一旁的忠犬岚守立即上前一步扶住了他,满脸担忧:“十代目,你没事吧!”

    “隼人,没关系的,”缓了好一会儿,某些方面依旧只能算是废材的彭格列十代目才停了下来。他有些紧张地吞了一口口水,向面前两个人发出了疑问,“不是说一个月时间的话没问题吗?为什么乱步先生还是小学生的样子?”

    江户川乱步眉头跳了下,声音听上去颇有些咬牙切齿:“那个世界的人都太蠢了。”

    “什么?”沢田纲吉没能搞懂“蠢”和没有解药之间的关系。

    太宰表面像是好心,实际上却是不怀好意地朝着沢田解释道:“虽然我们达成了计划,但是很可惜的是那个组织并没有研发解药噢。”

    “诶、这,那样的话,”十代目感觉自己正在被乱步锋利的眼光凌迟,他闭上了眼睛,大声吼了出来,“乱步先生要当一辈子的小学生了吗?!”

    “……”太宰治和江户川乱步沉默下来。

    “怎、怎么了?”沢田纲吉觉得周围的氛围突然变得凝重了起来。

    “事先说好,乱步先生,”太宰治的表情是偏向悲观的严肃,“我真的没有什么奇怪的癖好,也不是正太控。”

    “的确,仅仅是一个月的时间的话没法保证这个药究竟会不会令人生长停滞……”乱步完全没理他的话,正低着头神情恐怖地碎碎念。

    第一次见到平时可以说是自傲又乐观的二人组这副消沉的模样,沢田纲吉忍不住吓了一跳:“竟然是这么严重的事态吗?”

    “没错,”太宰突然从上衣兜里拿出一支药出来,动作庄重地放在了沢田的手上,“纲吉君,如果你们研究不出来这个药物的解药的话,恐怕以后你以后就只能在监狱里见到我了。”

    “我明白了,”彭格列十代目忍不住又因为这不知道为什么就变得如此肃穆的氛围咽了一口口水,“我会拜托研究组那边加油的。”

    “因为半个月的旷课,云雀已经拒绝再次接收你们两个去当并中的老师,”reborn不知道从哪个地方跳了出来,顺利地坐到了沢田纲吉的头上,“虽然很可惜,但是以后你们两个就只用负责在蠢纲下课以后进行相应的辅导了。”

    沢田纲吉松了一口气——他的国文和数学总算是有点救了。

    “相应地,我们彭格列这边可以为你们回到原来的世界提供帮助,”reborn习惯性地压了压帽子,“这就是报酬。”

    江户川乱步听到这句话,先是从兜里掏出一根葡萄味棒棒糖——这是柯南的临别礼物,放进嘴巴里后才对着reborn语气有些不满地抱怨道:“还真是稳赚不赔的买卖,本来把我送回去就是你们的职责吧?”

    reborn假装惊讶地“哦呀”一声,换来了江户川乱步鄙视的眼神。

    沢田纲吉有些纳闷地问道:“本来就是reborn的职责,这是什么意思?”

    “也是你的职责啦,教父君。”

    完全没能意识到这一点的黑手党教父忍不住吃了一惊:“什么?我怎么不知道?”

    “哼,蠢纲。”

    然后他又被恨铁不成钢的家庭教师一锤子捶到了地里。

    “你,”乱步用手指了指小婴儿reborn,又指了指正捂着自己脑袋哀嚎的沢田纲吉,“和救世主君,是这个世界的规则代行者一样的存在吧?”

    这下子,就连reborn都忍不住赞赏地看向江户川乱步:“没错,我们是这一届七的三次方的持有者。”

    乱步睁开了眼睛,长长睫毛下的翠绿色像是举世罕见的宝石一般发出了耀眼的光辉:“这设定真是太有趣了!”他脸上的笑容尤其的灿烂,“将时间与空间分为横轴、纵轴和点三部分,这不是比柯南君那个无聊又混沌的世界有趣得多吗!”

    “比我们世界的设定也更有趣。”乱步又添补上一句,“把所有的支线与可能一股脑地塞在一起,简直和不分类的垃圾场没什么两样。”

    reborn听完江户川乱步说的话,又是一锤子朝着沢田纲吉敲了下去。

    “这次又是为什么要揍我啊reborn!”沢田小小的眼睛里满是大大的疑惑。

    “因为你太蠢了。”reborn毫不留情。

    “我对你们的世界究竟如何并不感兴趣,”婴儿从沢田纲吉的头上跳下来,语气里满是公事公办,“作为彩虹之子的我的职责只有维持并修正这个世界正常的发展而已——这一点乱步你也已经看出来了吧。”

    江户川乱步嘴里含着棒棒糖,爽快地点了个头。

    “那‘七的三次方’还真是仁慈啊,”太宰满脸感动地说道,做了一个双手捧心的动作,“竟然第一反应不是把作为‘侵入者’的乱步先生和我抹杀,而只是温和地驱逐出去而已。”

    “你自己应该知道原因才对,”reborn手上的锤子又变回了列恩,他的脸上几乎没有任何感情,“不过是因为比起解决掉抹杀你们后你留下的**烦来,还是送你们回去更有效率而已。”

    太宰鼓起脸颊,“呼呼”地笑了一声:“不愧是reborn先生,在这种前提下还一直朝着乱步先生抛橄榄枝。”

    “但是我们没办法查到你们世界的坐标,”reborn向他们两个宣告了这一消息,“所以直接把你们送回去是不可能的。”

    “是因为我们世界有‘书’。”乱步的语气笃定。

    “不管是‘书’、是‘笔’还是其他的什么,”reborn看上去对两人的原世界似乎真的如他所说的一样没有任何兴趣,“总之只能用其他方式把你们给丢回去了。”

    “而你们在这个世界的存在也不稳定,”reborn挑起眉毛,指了指沢田纲吉怀里的蓝波,“像这种‘意外事件’,你们在这个世界待得越久就越容易发生,到那种时候想要找到你们的坐标可是很麻烦的。”

    “解决办法是隔一段时间就把我们两个定向投放到另一个世界吗?”太宰一脸激动地问道,“这样的话我完全没有问题!”

    “哪有那么好的事情,”乱步又掏出来一根棒棒糖——这次的是他从工藤宅里顺出来的,满脸都是不高兴,“我们还要给小鬼当家庭教师呢。”

    “乱步先生,”太宰突然一把拉住乱步的手,止住了他想要剥去糖纸的动作,“再这么下去你真的会长蛀牙的,如果不想被社长发现的话,还是少吃点甜食吧。”

    乱步一脸苦大仇深地把糖放回兜里。

    他抬起头来,为了转移注意力,转头望向因为跟不上话题早已神游天外的沢田纲吉:“救世主君,和我谈谈‘七的三次方’吧。”

    彭格列十代目愣了下,下意识地回头看了reborn一眼——家庭教师朝他默许似的点了点头。看到reborn表示了支持的态度以后,沢田纲吉却又开始苦恼起来:“该从哪里开始说呢?”

    reborn说道:“那句诗就够了。”

    “呃……”沢田努力回想了一下尤尼当时说的那首诗,“海广阔无边而不知限,虹时隐时现而飘渺无常,贝……”

    贝了半天,他也始终回想不起最后一句话。

    “我明白了。”乱步笑眯眯地说道,“谢谢你,救世主君。”

    “不用谢,”沢田挠了挠自己的头发,“不过真的不用了吗,乱步先生?”

    “比起这个,你还是快点去研制解药吧,”江户川乱步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反而把话题转回到了最初的那一个,“小孩子的身体很麻烦,我想尽快变回原来的样子。”

    沢田纲吉想到之前两**受打击的模样,连忙答应下来。

    “在找到合适的世界后我会告诉你们的,”看着沢田纲吉和他的守护者们的背影,reborn向身旁两个不简单的家伙说道,“在这之前还请务必认真地担任彭格列十代目的家庭教师。”

    太宰语气愉快地答应下来,乱步也可有可无地应了一声。

    等reborn也离开以后,太宰开口对身旁的少年说道:“明目张胆的监视行为呢,乱步先生。”

    “毕竟我们是‘侵入者’嘛,不过太宰你也可以看成是对毫无自保之力的我们俩的保护。”

    “‘人间失格’的事情隐瞒到现在到底有什么意义啊,”太宰治叹了一口气,“为什么来到了异世界度蜜月还得做脑力劳动——”

    “明明比之前可轻松多了。”乱步朝着他翻了一个白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