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综]横滨剧本组在线殉情 > [综]横滨剧本组在线殉情 殉情十八天
    “这个世界上就找不出来比那个‘琴酒’武力值更强的人了吗?”太宰哗啦哗啦地翻着手上的资料,语气里满是不可置信,“太没用了点吧!”

    柯南对他的话表示了异议:“这份恐怖的履历还不够吗?”

    “干出的这些事情别说小矮子那个水准了,”太宰不屑地抿了抿嘴,“连敦君都比不过。”

    啊,是中原中也和中岛敦。

    江户川柯南已经对这两个人嘴巴里冒出来的文豪名字觉得淡定得多了。

    当时在太宰面对着他,说出“柯南君你不是已经有所猜测了吗”的时候,本名工藤新一的原高中生侦探堪堪忍住骂出一句脏话的冲动。

    等到后来闲聊的时候知道太宰乱步所在的世界里芥川龙之介是太宰厨,爱伦坡是乱步厨的时候,他还是把那句一直憋在胸口的脏话骂了出来。

    “你们那个世界的创世主是有什么恶趣味吗?”

    “说不定是柯南君你们这边的比较恶趣味?”太宰摸了摸下巴。

    没法反驳。

    这个话题继续讨论下去的话会像套娃一般没完没了,于是江户川柯南及时闭嘴了。

    他还是没法相信有这样一个文学界如此贫乏的日本:“你们那边就没有写过书的文豪吗?”

    “我们那边有夏目漱石的书,”太宰把手上的资料放下,认真地回答起柯南的问题来,“不过远远没有你们这边这么有名。”

    他脸上的笑容浅淡起来:“本来应该还有一个的。”

    “织田作之助吗?”

    “被你发现了?”

    “因为太宰君你最近一直在看他的书。”

    “说实话,我也没想到织田作写出的竟然是那样家长里短的故事,真是吓我一跳。”

    “再怎么说,”一直默默听着他们对话的乱步把手上的玻璃弹珠放下,“不管如何相似,这个世界里的我也和我是完全不同的两个人。”

    “确实啊。”太宰笑了笑。

    “因为完全想象不出来乱步先生能写出来《阴兽》这种黏黏糊糊又阴沉得要命的书嘛!”

    “我看《人间失格》就非常符合你,又矫情又做作——需要我把上面的经典发言背一遍出来吗?”乱步毫不留情地损了回去。

    “清爽明朗且充满朝气地**可是我的人生信条,”太宰治气冲冲地回答,“你这话也太看不起我的乐观积极向上了吧,乱步先生!”

    江户川乱步冷笑一声:“信你才有鬼。”他完全不矜持地翻了一个白眼,“下次你别拉着乱步大人我一起去上吊的话我还可以勉强相信半分钟。”

    “那下次一起**殉情吧,”太宰握起双手举在胸前,眼睛闪闪发亮了起来,“多么浪漫的死亡方式啊!”

    柯南吐槽道:“能不能别和两个小孩子聊这种话题?”

    另一头,某个空旷酒吧。

    “琴酒,”贝尔摩德挥了挥手上的信件,敷衍地朝着银发男人打了个招呼,“这是boss给你的任务。”

    男人一言不发,打开信封仔仔细细看了下来。

    “江户川乱步?”他的声音低沉,隐藏在帽子阴影里的半张脸看不出究竟是什么神情。

    “没错,”女人优雅地靠在椅子上,上挑的眼角里似乎有半分笑意,“他的助手的名字是太宰治。”

    “突然出现在世人面前、用和文豪一样的名字破获案件的侦探与助手,”她继续说道,“并且,这两个人的过去就连我们也都查不到哪怕一丝线索。”

    琴酒嘴角抿起,语气更加冷淡起来:“用文豪名字作为代号的组织吗?”

    “没错,”贝尔摩德轻轻地用涂着红艳指甲油的手指弹了弹吧台上的苦艾酒,“boss让你去这个宴会接近探查他们的目的,判断能否拉拢。”

    “如果没有利用价值的话,”女人举起酒杯抿了一口,在上面留下了浅淡的红色印记,“直接干掉就好。”

    穿着一身黑衣的男人点了点头,将信函收进了自己的口袋:“我明白了。”

    他毫不犹豫地转身离开。

    “宴会?”柯南一脸惊讶地看着太宰手上握着的邀请函。

    “是根本没听说过的人,”乱步朝着面前的两个人不耐烦地挥了挥手,“快让开,挡着乱步大人我看电视了!”

    太宰拉着柯南往旁边移开两步,才又尽职尽责地开始了自己的解说义务:“就是乱步先生说的那样。”

    “然后呢?”

    “什么然后?”

    “所以既然不认识为什么要去参加啊?”柯南已经快要对这个一直装傻的男人忍无可忍了。

    “因为想见见世面嘛,”太宰从嘴巴里吐出了在场三个人都完全不会相信的解释,“毫不犹豫地就将不知底细的名侦探拉入上流社会的究竟是什么人?”

    乱步看着被脾气恶劣的男人戏弄地满脸无奈的柯南,难得产生了一丝好心:“我们要去这个宴会和黑衣组织接头。”

    “接头?”柯南吓了一跳,“和黑衣组织?”

    “——你们两个什么时候和那个组织搭上线的?”

    太宰随意地把邀请函塞进了自己的风衣口袋里:“我们这种良民可没办法主动和他们接头。”

    “这次来的人多半是那个银发**,”他说道,“柯南君你到时候可别太紧张了,如果暴露的话我们三个就一定会被那个无情的男人给杀死的。”

    这番话成功让江户川柯南更加紧张了。

    “哪有那么夸张,”乱步把自己吃完了的薯片袋子往旁边随意一丢,“最多就是在我们单独三个人的时候试图暗杀吧?”

    柯南感觉冷汗都流出来了:“这还不够夸张吗?你们之前到底过的是什么样的生活啊。”

    “柯南君这么稚嫩不也挺好吗,”太宰朝着乱步那边靠了靠,“江户川乱步直属手下江户川柯南,很符合我们这个组织的对外特质吧?”

    “组织?”

    “柯南君你能想到的,别人自然也能找到。”

    说完这句意味深长的话,太宰看着电视上的儿童动画,脸色变得吃惊起来:“乱步先生你的心智年龄难道真的已经退化到七岁了吗?!”

    乱步眼皮止不住跳了跳,振振有词地回答:“只有儿童动画我才看不出来后续发展啊。”

    江户川柯南看着眼前一唱一和几乎要上演相声的两人。

    太像傻父亲带着自己的儿子一起看动画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