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综]横滨剧本组在线殉情 > [综]横滨剧本组在线殉情 4. 殉情第四天
    然而说服工作还没开始就结束了。

    “感谢奈奈妈妈,”太宰治坐在书桌前,依旧是摆着那副浮夸的脸,“乱步先生不和我待在一起的话就没法一起殉情了呢。”

    没错,reborn在和他们一起享用过晚餐后对乱步说“如果你来做家庭教师的话可以每天点餐”,在食物面前毫无底线的名侦探就毫不犹豫地屈服了。

    “但是把以后的每天都交给他没问题吗?”沢田纲吉想到刚才大声宣布“明天的早餐是草莓蛋糕和波子汽水”的江户川乱步,满脸无力地坚持着自己吐槽役的地位,“而且为什么妈妈对他的态度简直和对待蓝波一模一样啊?”

    “不过说起这个,蓝波(ranbo)和乱步(ranpo)的发音的确很像。”

    一只手从背后按住了他的头发:“叫我乱步先生,学生君。”

    沢田纲吉不用回头也知道是那个活像个小学生一样的侦探先生:“在让别人尊敬地称呼自己之前也请尊重一些别人啊乱步先生。”

    他发出了弱弱的反抗。

    reborn看着少年,深深地觉得他这样弱气的行为实在是丢彭格列百年历史的脸,便顺势提出了一个带着些恨铁不成钢的问题:“蠢纲,你知道你和一个黑手党教父差距最大的是什么吗?”

    纲吉听到这句话,毫不犹豫地回答道:“差一个giotto吧。”

    江户川乱步和太宰治在他的背后狂笑了起来。

    一边笑着,太宰治还把头窝进了乱步的颈窝里,鼻息胡乱接触着皮肤的触感让青年忍不住缩了缩脖子。

    “也就是说,”沢田像是没听到背后的笑声,理直气壮地继续说了下去,“我和成为黑手党教父这一目标之间差了整整一个黑手党教父。”

    reborn沉默了一会儿,又拿出了列恩变化成的锤子:“你最近胆子倒是越来越大了。”

    “纲吉君你真是太有趣了,”太宰说着,看着拼命躲避着攻击的沢田纲吉又忍不住笑到打嗝,“不过你的确没法成为普遍意义上的黑手党呢。”

    “我对彭格列以后会变成什么样子很感兴趣,”他意味深长地说着,身上又溢出了一丝危险的气息,“在这样仁慈又城府不深的纲吉君的带领下。”

    “和森鸥外是完全相反的类型呢,”乱步也插嘴进来,轻易地给沢田下了定义,“太宰会喜欢的类型。”

    “乱步先生,”太宰回过头猛地握住了侦探的手,“请不要这样误解我,不管怎么说,”说到一半,他就单膝跪下,满脸深情地望向身前的男人,“我的心里唯一的人就是乱步先生你啊。”

    乱步毫不害羞、满脸骄傲地回答:“名侦探也只喜欢太宰一个人噢!”

    沢田纲吉牢牢地记住了自己母胎单身的定位:“以后我就要和这对情侣一起生活了吗……”

    他又仔细回想了一番,住在这个家里的好像除了自己就只有五岁的蓝波没有谈过恋爱了:“如果未来的黑手党教父是这种货色的话,要不然还是算了吧?”

    “总之,”reborn最终还是把凶器锤到了自己弟子的头上,“为了以后更好的辅导你,他们两个从明天开始就会一起去并中上班。”

    没有搭理一脸拒绝的沢田,小婴儿模样的第一*屏蔽的关键字*继续说了下去:

    “太宰治担任你们班的国文老师,”

    太宰哟了一声:“还不错嘛。”

    “江户川乱步担任数学老师。”

    乱步闷闷不乐道:“麻烦*屏蔽的关键字*……”

    沢田纲吉看见自己预见中黯淡无光的未来降临了。

    但是第二天他才意识到,自己的未来可能比想象中的黯淡无光要更加黯淡无光。

    他抬起头望向讲台。

    “所以说,上吊其实是一种接近完美的*屏蔽的关键字*方式!”

    在那上面,迟到了整整二十分钟的太宰老师正在说一些让人不知所谓的*屏蔽的关键字*爱好者发言。

    而讲台下也是相称的一片寂静,所有人都不知道该怎么反应:鼓掌?嘲笑?向老师提出授课内容的质疑?

    在这个新的国文老师终于进教室的时候,班上的女生还因为他的脸有些兴奋地嘈杂了几声——但是这种激动的正面情绪在他自我介绍时说出“梦想是和自己的爱人一起殉情呢”的那一瞬间就变成了错愕。

    好不容易忍受到了下课铃声响起,这老师还喋喋不休地把上吊和一氧化碳*屏蔽的关键字*两种方法全方位对比了一番,用毫无营养的话整整拖堂了五分钟。

    怎么云雀学长还不过来把这个满嘴胡话的*屏蔽的关键字*狂给咬杀掉。看着台上那位新来的国文老师,此时此刻,全班同学的心声达到了出奇的一致。

    “今天的‘*屏蔽的关键字*技巧理论’就到这里了,”太宰治举起自己缠着绷带的手臂挥了挥,“我很期待明天的课程噢。”

    ——是国文课不是什么*屏蔽的关键字*技巧理论啊!

    沢田纲吉开始明白为什么入江正一会因为压力过大胃疼了。他疲惫地抬起头望了一眼课表,发现下一节轮到江户川乱步的数学。

    彭格列的十代目感觉自己的肚子真的有点痛——他甚至打算干脆让狱寺和山本把自己送去医务室算了。

    上课铃声响起,因为上一节与众不同的国文课而处于躁动状态的学生们终于安静下来。沢田纲吉盯着门口,看见一个明明是来上课,却依然身着侦探服的身影一脚跨进了教室。

    “我是江户川乱步。”

    说完这句话,他就直接坐在了讲台的凳子上。没等其他人想“这个新老师虽然话少但是看起来还挺靠谱”,他就接着发表了一句惊人的言论:“乱步大人不想给你们这群蠢货一样的白痴上课,所以以后数学都是自习。”

    沢田纲吉捂住了脸。

    乱步把头顶的帽子扒拉下来盖在脸上,遮挡住了教室上方明亮的灯光,然后就直接在全班同学的注目礼下睡了过去。

    ——在我从这两个家伙手里学到东西之前我就要先挂科了啊reborn!!!

    彭格列十代目心里发出了今天不知道第几次充满了崩溃的咆哮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