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综]横滨剧本组在线殉情 > [综]横滨剧本组在线殉情 3. 殉情第三天
    回去的一路上,沢田纲吉彻底认识了一番打起精神来的江户川乱步究竟有多么恐怖。

    “怎么走了这么久是不是故意在绕远路啊”、“太宰明天我要去刚才那家店里吃蛋糕”、“最近这地方有发生*屏蔽的关键字*案吗我想去看看”,还有一些*屏蔽的关键字*怎么看出来的“去十年后拯救世界也太夸张了吧”和“你们原来是在用特殊的火炎在战斗吗”。

    明明没怎么回话,沢田却觉得自己的老底都要被这个敏锐——已经不能说是敏锐了,他甚至怀疑这是什么看破真相的超能力之类——的名侦探(自称)给掀翻了。

    更糟糕的是,洋洋得意到鼻子快翘到天上去的侦探身边还有个极尽自己所能不停夸赞对方的太宰治。

    “不愧是日本第一,不,世界第一的名侦探江户川乱步先生!”

    又是这句话,沢田纲吉感觉自己的耳朵都快听出茧来了。

    但是心智看上去比小学生还要幼稚的乱步大人却依然很是受用:“很有眼光嘛,太宰。虽然还完全比不上我,但是勉勉强强够得上三分之一吧。”

    那边紧接着又是一顿活让人起鸡皮疙瘩的马屁声。

    “总之,”彭格列十代目奄奄一息地推开了家门,“刚好我们家还剩两间空房间……”

    “一间就够了。”

    沢田纲吉听到两人同步的发言,不知道想到了什么,脸上忍不住爆红起来。他有些犹豫地望向好像半点不觉得自己发言有什么问题的太宰和乱步,闭上眼睛鼓起勇气道:

    “请晚上注意一些……”

    “噗嗤。”

    太宰笑出了声。

    乱步也用十分奇怪的眼神看了他一眼,这让沢田的脸不禁更加滚烫起来。

    “果然不管怎么看都不像是黑手党啊,”太宰治举起右手食指在纲吉面前晃了晃,“沢田君你,可能不太适合做这个工作噢。”

    沢田纲吉听到这句话,感觉就像是找到了知己一般激动地抬起头来:“没错,我也是一直这么觉得的,但是reborn他偏偏——”

    话说到一半,他就看到了注视着自己的男人的鸢色双眼。沢田忍不住像是被扼住了喉咙的动物一样浑身一个激灵。

    *屏蔽的关键字*该怎么形容那个眼神。只感觉到之前仿佛还全然无害的青年如今散发出来的气息和当年妄图毁灭所有平行世界的白兰一样恐怖——那种注视着渺小的蝼蚁一样的高高在上的眼神,几乎实质化了的恶意快要从男人的眼眶里像黑泥一般爬出来。这让超直感猛烈地向沢田发出了危险警告,他向后一步和两人拉开距离,摆出了战斗的态势:“你们究竟是谁?”

    额上燃起澄澈火焰的那一刻,沢田纲吉整个人的气质都变了。如果说之前他还是唯唯诺诺、一看就是容易成为学园霸凌对象的兔子,那么现在他趋近于无限冷静的双眼里似乎透露出了半分冷漠的神性。

    乱步不急不忙地把蛋糕盒子扔进垃圾箱,伸出手把想要触碰沢田的太宰的手臂给一巴掌拍了回去:“名侦探江户川乱步和他普普通通的助手太宰治。”

    “没错没错,就是这样。”太宰一边嘴里迎合着,一边揉着手臂夸张地抱怨起来,“乱步先生你的力气也太大了!”

    二人组自然的态度像是根本没看见对他们充满了敌意的沢田。

    reborn压了压自己的帽檐:“冷静点,蠢纲。”他站在沢田纲吉的脑袋上,直视着对面仿佛在玩一场无聊游戏的两人,“对第一次见面的人做出这种行为未免也过于恶趣味了吧,前黑手党太宰治。”

    男人听到这个称呼,忍不住挑起了眉毛:“reborn先生你还真是敏锐——别那么紧张,坐下来谈谈吧。”

    太宰走向客厅里的沙发,半点没有借住自觉地直接坐了下去。依旧在超死气状态的沢田纲吉保持着警惕跟着走过去,却看到江户川乱步已经躺了上去,准备开始睡觉了。

    太宰治把依旧半湿的头发向耳后捋去,注意到了死气状态下少年的视线:“不用管乱步先生。”

    “其实我们两个是从另外一个世界过来的。”

    一开口,男人就扔下了一个炸|弹。

    沢田头上的火焰闪了闪后熄灭了,这是他受到了惊吓的证明:“意思就是平行世界吗?”他一脸生无可恋,开始胡乱猜测起来“难道我又要去拯救世界了?”

    太宰那张轻易能够获得他人好感的脸上又挂起虚伪的笑容来:“当然不是,纲吉君。”

    “是一个完全不同的世界,”reborn冷冷道,“我可不记得我们的世界哪里有个叫‘太宰治’的黑手党成员。”

    男人随便打了个哈哈,敷衍地解释了一句:“我早就已经金盆洗手了,现在可是个地地道道的良民。”他翘起腿,用双手撑起下巴,朝着依旧抱着怀疑之心的沢田笑着说道,“别用那种眼神看着我啦,纲吉君。”

    “无所谓,”reborn优雅地沏了杯茶,“只要能把江户川拉拢到我们这边,你也就不会背叛吧?”

    太宰治的手捂住了下半张脸,像是想挡住脸上惊讶的表情,但是上挑的眉毛却暴露了他的心情:“你们说的不错——不如现在就试试?”

    “乱步大人我才不会加入黑手党,”一道带着些懒散的声音加入了他们的谈话,“打这种你来我往的哑迷难道是大人社会里的普遍规则吗?”

    男人缓缓打了个哈欠,从沙发上坐了起来:“解决办法明明很简单吧?”

    reborn哼了一声:“你的性格倒是比这个心黑的小子好得多。”

    沢田纲吉一直没能跟得上这几个人的节奏,他弱弱地发问:“什么解决办法?”

    “让太宰来当救世主君的老师啦。”

    “让乱步先生和我一起成为纲吉君的家庭教师哦。”

    两道兴致勃勃的声音交叠在了一起。

    气氛沉寂了一会儿。

    “不行!!绝对不要!!”在少年震惊的目光里,乱步用双臂在身前比了一个大大的“x”,“我才不要当什么麻烦的家庭教师!”

    “诶——”太宰拖长声音叹了口气,“难道乱步先生是打算抛弃我了吗?”

    “我绝对不会当小鬼的老师的,”穿着侦探服的男人理也没理满脸做作的太宰,认真地朝着依旧在淡定喝茶的reborn说道,“就算你们包一月份的零食也绝对不行。”

    “太宰这家伙以前养过两个学生,”乱步接着这个话题说了下去,看得出来他的确很不想做甚么老师,“一个现在是黑手党里被称作‘不吠的狂犬’的战斗高手,另一个是我们组织里的重要成员——”

    “乱步先生实在是太狡猾了!”

    “——但是我一个学生都没有教过,完全没有这方面的经验,所以还是太宰比较合适。”

    沢田纲吉看着认真到都把双眼睁开了的男人,内心的吐槽之魂已经要憋不住了。但是就算是他也知道这个时候不该说这些,只好把脸朝着身边的reborn转过去。

    二头身的婴儿把茶杯轻轻放下,脸转向了太宰治,语气里透出三分戏谑来:“说服工作就交给你了,同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