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综]横滨剧本组在线殉情 > [综]横滨剧本组在线殉情 2. 殉情第二天
    “不,”想到自己家里一团糟到完全不适合普通人居住的情况,沢田纲吉下意识就想拒绝掉男人的请求,“我们家大概不行……”

    乱步依旧笑眯眯地看着他,脸上没有半点慌乱,似乎丝毫不担心自己没法达成目的。

    “蠢纲,”沢田听到熟悉的声音叫了他一声,然后自己头上就突然多了一份重量,“来者是客,把他们带回去。”

    “为什么啊?”就算知道反抗是无效的,少年也习惯性地提出了质疑,“难道他们是reborn你的旧识吗?”

    坐在自己弟子脑袋上的**否认道:“不是,我根本没见过这两个家伙。”

    “那为什么要把他们带回去?”

    沢田有理有据地发问。然而这种“蠢问题”reborn向来懒得解释,他直接一锤子朝着白痴学生的脑子上砸了过去——

    “我知道了,我知道了啦reborn!我会把他们两个带回家的!”

    沢田纲吉一边捂着头一边乱窜着屈服了。

    他抬起头来,看向对面笑容弧度都几乎一模一样的两个男人,清楚地预见到了自己惨淡的未来。

    四人走在前往沢田宅的路上。

    “请问,那个,”沢田纲吉有些不好意思地挠了挠自己的头发,“两位的名字是什么呢?”

    “我是太宰治,”身上缠着绷带的男人满脸笑容地自我介绍道,虽然他的穿着打扮的确很是奇异,但是身边从来不缺奇怪的人的十代目反而悄悄松了一口气,“这位是江户川乱步,乱步先生。”

    纲吉看了一眼脸上带着笑容却疑似“渣男”、看起来不好相处的江户川乱步一眼,又看了看虽然之前行为过分可疑却明显好相与得多的太宰,很有自知之明地选择了后者进行搭话:“为什么太宰先生你们会没有钱也没有地方住?”

    “这个嘛,”太宰治仿佛在思考怎么回答这个问题,他打了个喷嚏后不紧不慢地说道,“这个解释起来有点麻烦所以我不太想说呢。”

    ——这家伙也是个麻烦的人啊!!!

    沢田纲吉看着一脸理直气壮的男人,深深地觉得半分钟前的自己太天真了点。

    “太宰,”江户川乱步似乎终于把那身湿答答的衣服给拧到半干,有时间来追回赔礼了,“抹茶蛋糕。”

    太宰治听到这句话,转过头来对着沢田纲吉说道:“纲吉君,抹茶蛋糕。”

    沢田纲吉眨了眨眼:“什么意思?”

    “今天入水的时候心情过于激动,不小心忘记乱步先生还剩下一个蛋糕没有吃,我就直接拉着他跳了下去,所以我现在不得不赔一块。”

    这段话槽点多到纲吉已经没法吐槽了,他张了张嘴,憋了半天还是只说了一句:“那你自己去买啊?”

    “这不是没办法吗,”太宰从自己口袋里拿出那个湿透了的钱包出来,给一脸复杂的少年展示了一下里面的东西,语气还甚至还带着微妙的荡漾感,“因为入水的原因里面的东西已经完全毁掉了。”

    沢田纲吉从来没有如此想要揍某个人一顿的冲动。和xanxus战斗的时候没有,遇上白兰的时候也没有,击败斯佩多的时候更没有。

    好脾气的十代目先生深深吸了口气,又吐了出来,最终还是忍下了暴打眼前这个混蛋的情绪:“我知道了。”

    “太感谢纲吉君了,”太宰凑过去一脸眼泪汪汪,“不仅收留无处可去的我们还帮乱步先生买蛋糕,真是个好人啊!”

    沢田纲吉一脸无奈地被太宰治推进了甜品店。

    他没有发现的是,在进店之前reborn就从他的头上跳了下来。

    穿着西装的婴儿看向一脸无聊到甚至站在门口开始玩起了弹珠的江户川乱步,用列恩化作的**顶了顶帽檐:“你们是什么家族的?我之前可没听说过有这样行事怪异的二人组。”

    青年把湿漉漉的帽子从头上摘了下来:“我们不是黑手党。”

    “名侦探和助手,很普通的搭配吧?”

    reborn看着眼前一脸自傲的乱步:“你看上去的确像是侦探,但是那个自称名字是太宰治的男人……”他并没有说完这句话,只是冷哼了一声,举起**直直对向了男人,“你们蓄意接近彭格列未来的十代目究竟有什么目的?”

    乱步像是没有看见眼前的威胁一般,在reborn的眼皮子底下拿出了口袋里眼镜,往脸上直直一戳。他扫视了依旧举着武器的婴儿几圈,张开嘴长长地“喔——”了一声:“原来如此。”他的脸上显现出几分真心实意的兴奋来,“竟然是这样的吗,太有趣了!”

    reborn手上的枪又变回了列恩,姿态也放松下来:“真是可疑人物啊,你们两个。”

    话这么说,他却没有再表现出攻击意图了。

    乱步一改之前不搭理人的状态,整个人都明显精神了许多。心中的兴奋没法排解,他甚至在店门口前前后后地溜达起来。等到那边两个人回来,他接过沢田手上提着的蛋糕盒子时,乱步戴着眼镜,很有些突兀地说了一句:“拯救世界的黑手党,彭格列的确很特立独行呢。”

    “噫,reborn!”十代目因为这句话吓了一跳。他低下头看向自己的家庭教师,脸上带着些怨怼,“不要对第一次见面的人说一些奇怪的话啊!”

    reborn拿出那把列恩幻化的锤子,又一次朝着沢田纲吉砸了下去:“作为未来的彭格列十代目,你这点基本的观察能力都没有吗蠢纲。”

    “干、干什么啊,这难道不是你的错吗?”

    “reborn君并没有对乱步先生提这件事吧,”太宰语气平淡地解释道,下一句话里却带上了夸张过头的尊敬,“竟然拯救过世界,纲吉君还真是了不起。”

    没等沢田挠着脑袋害羞地说出“没有没有、哪里哪里”,男人就彻底忽略了旁边的人,扑过去一把抱住了比他矮上许多的名侦探:“不愧是乱步先生,连纲吉君拯救过世界这种事情都能轻易地看穿!”

    乱步身上挂着一个巨型挂件,一边朝着嘴巴里塞着蛋糕,一边摆出了自傲的姿态,嘴巴里还含含糊糊地:“那是当然,乱步大人我可是世界第一的名侦探,能看出这种基础到不行的事情不是理所当然的吗?”

    母胎单身到现在的黑手党教父先生看了眼对面那对黏黏糊糊的情侣,又低下头看了眼有过四个情人的小婴儿reborn。

    “竟然到现在都没有谈过恋爱,太丢彭格列的脸了蠢纲!”

    沢田纲吉抱着头一个侧身躲过了向自己袭来的**,满脸的欲哭无泪:“这件事真的是你无理取闹了啊rebor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