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学魔养成系统 > 学魔养成系统 359 乱杀
    莫念与杨军泰勒展开的功夫,李峥和林逾静则突然进入了一种羞涩的状态。

    刚刚由于公式男的突然出现,情绪上来了,就很大方。

    而现在,孤男寡女,小别三月,突然迎来了平生的第一次同桌而坐……

    这不躁动,是不可能的。

    两个人都背着脸,默默地放置起自己的文具。

    “真讨厌……”林逾静嘟囔道,“我说明情况让他走不就好了么……这样搞得全班都在看我们……”

    “哼,这正是我的目的。”李峥抬头四望,瞬间便击退了那些偷窥的目光,“主权啊,静静,主权是要高调宣誓的。”

    “好了,好了……你这样我以后还怎么在班里混……”林逾静紧张地伸手掰过李峥的脑袋,“你是动物吗……还……还巡视起领地了,就差尿尿啦。”

    这一掰回头,刚好四目相对。

    借着洒在李峥脸上的一缕晨光,气氛很到位。

    绝顶的李峥,温柔地闭上了双眼。

    “不行……”林逾静挣扎了一下,而后一把推开李峥扭过身去,“等下课的……”

    “好说。”李峥笑道,“我知道一个地方,绝对没有人。”

    “好了……别说了……”林逾静拧裙低头,“你再这样,我就不给你好脸了……”

    “那……拉着手上课可以么?”

    林逾静又是一番挣扎后,终是涩涩低头:“……在下面拉。”

    “嘿嘿。”

    他们并没有意识到。

    教室里其实十分安静。

    与其说是纪律好,不如说是所有人都特意安静下来,只为偷听他们的对话。

    好好的,充满期待的生物物理课,也不知道为什么,就不那么香了。

    不仅是男生,就连女生都不香了。

    为什么可以这样……

    突然就来了一个外班帅哥。

    突然就这样了。

    男生就更惨了。

    静静。

    物院之光。

    queen的接班人选,上位替代。

    怎么说被其他院的人叼走就叼走了呢!

    那个逼他自己来也就罢了。

    还不知从哪里搞来了个留学生打手。

    从者摆在那里,这踏马谁敢言语啊!

    当然,互相小声哔哔还是敢的。

    “8个兄弟尝试接近……15个兄弟尝试加好友……除了唔什么都没得到,为什么……为什么!”

    “我看透了,阿涛……女人只看脸。”

    “可……林逾静跟那个印第安大汉也说话了啊,为什么只对本院的兄弟唔唔过去?”

    “别说了,阿涛,这教室的气味……我已经待不下去了……我们一起逃课吧。”

    “稳住,一会儿点名的时候,搞不好老师会问那个逼是哪儿来的。”

    “有道理,就算老师不问,陈蒙也会提醒老师有外院成员的……”

    “是啊,怎么看那几个人,学习都不像太好的样子,听我们物院的课也是听不懂的,八成上半节课就跑了。”

    “不错,就算不跑又怎样?那个外院帅逼总不可能选满了我们班的课程吧?”

    “对,扛过这节课就好了。”

    “看不见,看不见!”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胜利法。

    只是,莫念的困境,太过极端了。

    再多的泰勒展开。

    也比不过身后的扭捏调情。

    莫念以为李峥是个莽夫。

    哪想到竟是如此高手。

    几分钟的时间就拉上了手。

    那接连不断的下流呓语,那十指相扣中迸发的浅浅呻吟。

    无不让莫念备受煎熬。

    说好了要保护我的,你在做什么啊,李峥……

    但在莫念眼里,李峥终究是好事当头,总不好回头打断。

    为了李峥的岁月静好。

    莫念只好硬撑前行。

    那位老专家缝的线,一定要顶住啊。

    度日如年的几分钟后,铃声终于响起,一位须发茂盛的年轻男讲师应声踏入教室。

    起立问好后,讲师大方随和地进行了自我介绍。

    “物院的同学们大家好。”

    “首先说一下,虽然这门课是物院的专业选修课,但我个人其实是生物学院的,是生物信息技术方向的博士后、研究员。”

    同学们下意识地发出了“哇哦”的惊呼。

    怪不得这么年轻有活力,就是这头发实在多的吓人,不像是博士后水平的。

    讲师好像也看到了大家的惊疑,只笑着抓了抓头发。

    “生物学研究是很快乐的,别听人瞎说什么生化环材不行,你既然能考到蓟大,那就相信自己,做什么都能行,整个世界都在等着你去征服。”

    “确实,我们偶尔总需要精神胜利法。”

    同学们闻言,回以淡淡的微笑。

    非常对,老师,我们已经在精神胜利法了。

    讲师接着展开电脑,开了投影,在屏幕上展示出自己的姓名,接着笑着张开双臂。

    “崔慎之,平常叫我老崔就可以了。”

    “咱们这门课,主要是初步展开一些跨学科视野,并没有太死板的教学要求。”

    “所以我讲课的时候,也会尽量减少太硬核的知识输出,尽量以启发性为主,考试的事情大家也不用担心,我也是刚从学生阶段过来的,期末前会划出明确的重点,依你们的水平,复习三四个小时足矣。”

    piapiapiapia!!!

    猛烈的掌声响起。

    恨不得起立鼓掌。

    只是李峥眉头一皱,很不满意。

    崔慎之却好像很害怕这个,连连抬手压下了掌声。

    “大家也别往外说,不然教务处要找我麻烦的。”

    “之所以这么做,是希望大家上课的时候不要有压力,尽可能地沉浸在知识的世界,我会尽己所能地用物理视角,为你展开生物世界的美妙。”

    “那么首先,我需要大概了解一下班级的平均水平,物理和生物双方面的,这样才好决定我的措辞和结构。”

    “请参加过物理竞赛的同学们举一下手。”

    唰唰唰!

    三分之二以上的人齐刷刷举起手来。

    毕竟是蓟大物理专业,国金满地走,省一不如狗,裸考进来的人并不多。

    举手的同时,坐在前排的公式男陈蒙,下意识地回头扫了一眼。

    正好就撞见了李峥正直的双眼。

    四目相对,他们都非常清楚对方在看什么。

    陈蒙:我帅不过你,还学不过你?

    李峥:乱杀,我来这里就是要乱杀的。

    二人各自哼了一声,收回了目光。

    陈蒙不自觉地浅笑起来。

    外院的杂碎罢了。

    尤其是那个留学生,怕是听都没听说过物理竞赛。

    是时候,让静静透过那层种马一样的外表,看看什么是有趣的灵魂了!

    讲台上,崔慎之继续说道:“省一及以上的同学再举一下。”

    一些人当即放下了手,但举着的,依然超过一半的人。

    崔慎之再次说道:“国金的请继续举手。”

    唰唰唰。

    这次有很多人接连放下,坚挺的人不足三分之一。

    时机已到,陈蒙再次回头一瞥。

    再次撞上了李峥的目光。

    同时露出了“这小子可以啊”的惊诧。

    对视之中,崔慎之再次说道:“前50名国家队集训水平的继续举手。”

    这一次,仅剩下10人不到。

    陈蒙与李峥却依旧坚挺。

    然而,陈蒙已经开始慌了。

    要……要顶不住了……

    就到这里吧,崔老师……算个平手好不好……

    这当然是不可能的,崔慎之看着这个比例反倒激动起来。

    “都是高手啊。”崔慎之抬臂一斩,“前10名!”

    顿时。

    除了李峥和林逾静外,所有人都被迫放下了。

    陈蒙更是身形一震,委屈地缩回了头。

    你妈的为什么!!!

    帅不过,撩不过,还学不过!

    世界上为什么有这种人!!

    “哇哦!咱们班还有此等奇才?”崔慎之不禁抬了抬眼镜望向李峥和林逾静,“麻烦报一下国决名次。”

    “一。”李峥淡然点头。

    “二。”林逾静羞涩颔首。

    这次。

    全班终于“哇”了出来。

    有些人终于反应了过来,惊叫出声。

    “这逼是峥神?”

    “艹了。”

    “惹不起,惹不起……”

    “这就说得通了……”

    崔慎之更加兴奋,用力地问道:“ipho名次?”

    这次,二人同时摇了摇头。

    “没去???”崔慎之大惊。

    二人点头。

    “被签证卡了?”崔慎之问道。

    “没有,有其它不能抽身的事情。”李峥很低调地远远点头。

    林逾静也是嘿嘿一笑。

    不能抽身??

    生孩子吗??

    崔慎之虽然这么想了,却终究是忍住了,使劲吞了口吐沫问道:“什么事比ipho更重要?”

    “造火箭啊。”林逾静笑呵呵抬手比划起来。

    李峥也是沉沉点头:“我们在黄河二号项目组工作了8个月。”

    “哇!”的声音再次出现。

    这次不仅仅是因为黄二,很多人都知道黄二。

    这次仅仅是因为,他们抬手比划的时候。

    是十指相扣的。

    艹了。

    这次,是真的艹了。

    陈蒙,已经完全瘫趴在了桌上。

    拿什么斗?

    我还拿什么斗?

    我陈蒙一世纯爱战神。

    以为自己遇到了命中注定的傲娇少女……

    才发现早已是他人之妻。

    死吧!让我死吧!

    这一次,就连崔慎之也受到了无差别伤害,颤颤扶稳了眼镜,背着头压了压手:“两位大神……手……最好还是先放下去……考虑一下其他同学和讲师的感受。”

    林逾静也是这才意识到,一直拉着李峥的手。

    吓得赶紧抽手趴睡下去。

    完了,完了,完了……

    这次真的被渣渣宣示主权了。

    怎么握着握着就习惯了,就连在一起,就放不开了啊……

    李峥,却只是微笑着傲然扫视。

    杀,乱杀。

    草原之王就是我没错了。

    前排,便是莫念也顶住伤痛回过头来。

    “怎么从没听你说过?”莫念惊道,“班级自我介绍的时候也没说。”

    “唉。”李峥随意抬手,“只是一些微小的成绩,不足挂齿。”

    “哥,你原来这么牛逼呢。”杨军更是疯狂点头,“比我能想到最牛逼的人还要牛逼。”

    “嗨,你嫂子也不赖。”李峥笑着撸了撸静静趴睡的头。

    “起开,起开……”

    静静抬手,本欲把李峥掸走。

    却哪里抵得过撸了旺财一年多的李峥。

    这一抬手,便又被十指双扣了。

    接下来,就是挣扎,反抗,最终顺从,两只手潜入了课桌下隐秘的角落。

    莫念看完了全程,才反应过来不对劲,要命地转回了身。

    “军……继续展开……别停。”

    “哥……要不给你放一段大悲咒吧……我新手机可好呢。”

    台前,崔慎之也是好一会儿才平息了心情。

    “那个……我该干什么了来着……”

    “哦对,再了解一下生物水平。”

    “参加过生物竞赛的麻烦举一下手。”

    唰!

    这次只有十来个人举手。

    又有李峥。

    这并不奇怪。

    奇怪的是竟然有莫念。

    印第安原住民自治区也有这样的竞赛吗?

    “比想像的好。”崔慎之继续说道,“省一举手。”

    唰!

    还剩三个人。

    “怎么又是你……”崔慎之都有点讨厌得想跺脚了,有些失控的叫嚷道,“国金!”

    唰!

    两个人,还剩李峥和莫念。

    你丫的烦不烦啊!

    崔慎之开始烦躁了。

    当然,更让人惊讶的,是前面那位像是神话英雄一样的存在。

    这张憨脸凭啥也学习这么好?

    “国家集训队?”崔慎之再次说道。

    两个人的手依然挺得笔直。

    “ibho金牌?”

    这次,李峥终于放手了。

    莫念却依旧坚挺如初。

    “这位……友人。”崔慎之问道,“您是哪里人?”

    “中华鲁东。”莫念木木点头。

    “哇哦……还真是……预料之外,情理之中啊。”崔慎之继而问道,“参加的哪一届ibho,名次如何?”

    “我也不知道哪一届,就是我初三时的那一届。”莫念沉声道,“官方名次是第二名,不过那次实验出的很荒谬……算了,有点疼,不说了。”

    周围人难免也向莫念投去了崇敬的目光。

    太恐怖了……不仅武力如此,文斗还很厉害……

    这不是英灵,是jojo了。

    崔慎之惊叹点头:“生物竞赛虽然没那么热门,但任何竞赛的国际金牌,都是有绝对水平的了。很好,今年我们物院招生很优秀啊。”

    “老师。”前排的一个男生忍无可忍抬手道,“那三个人不是物院的。”

    “哦?特意来旁听我的课?”崔慎之眼儿一瞪,“欢迎啊,荣幸之至!”

    艹……男生痛苦地低下了头。

    李峥只是轻笑。

    我都说了多少次了——

    学习好就是可以为所欲为。

    崔慎之这便拿起了名单,粗扫一圈后抬头笑道:“原来是三位英培的同学,可以可以,很有跨学科前沿眼光。”

    这句话属于双向吹捧。

    李峥和莫念也只好认了。

    接下来,终于进入正课。

    崔慎之将生物、物理、计算机技术混在一起,为大家展开了一副全新的前沿科学。

    真上起课来,李峥和林逾静还是很认真的,虽然连体拉手,但该听的一耳朵没落,只是偶尔对视交换一下感想,铺垫一下情调罢了。

    第一节课下课的时候,李峥由衷感怀:“这还去什么电影院游乐场,今后就在这里约会了。”

    “嘘嘘嘘!!”林逾静挥手道,“自己知道就好啦……”

    “好吧。”李峥挑眉道,“下课了,去我说的那个地方吧。”

    “不远吧?”

    “不远。”

    “那……那就一下哦。”

    “诶,我都憋了5个月了,多来几下么。”

    前方,莫念浑身一颤。

    他正打算让杨军扶他逃跑的时候,静静羞涩的言语却又飘了过来。

    “不行,不行……这个活动太难了,我肺活量跟不上……”

    莫念整个人都不好了。

    肺活量?

    管踏马肺活量什么事?!

    等等……

    难道是那种玩法…………

    那可是连究极状态的我,都很克制的……

    啊……

    不行,不能再……

    线……线……

    嘣!!!

    垮!!!

    “唉,一下就一下。”李峥一笑,这便拉着静静起了身。

    他是有自信,让静静一下过后,还求着要下个一下的。

    “中间不拉手……”静静却缩回了手,紧张地怯怯起身,扫向四周,明明已经被宣示过主权了,但还是一幅怕被发现的样子。

    就在她扫视的时候。

    视野中突然划过一抹血迹。

    定睛一看。

    是莫念的短裤脚。

    正在滴。

    “啊……”林逾静赶紧抓住李峥的胳膊,“他……他他他……”

    “嗯?”李峥茫然道,“莫念么?他过往的确……很纠结,回头慢慢给你讲。”

    “过往……纠结……”林逾静看着滴答的血迹。

    忽然神色一僵。

    这个流量……

    难道……

    是大姨妈???

    传说中的跨性别者?!

    此时。

    莫念,也终于回过了头。

    泪水,在眼里打转。

    “峥,你说好了要保护我的。”

    莫念抽了下鼻涕,委屈地哽咽起来。

    “好了,现在彻底,血崩了。”

    李峥眼儿一瞪,四重的。

    “你竟然……上课的时候会克制不住自己……”

    “我?”莫念的泪水滑了下来,“你还有脸说我??”

    “快快……”林逾静从包里火速抽出了应急储备,塞到了莫念手里,“拿着吧……好姐妹,救一下急……”

    莫念呆呆地看着手中的应急abc。

    实在是想不出该怎么用。

    但他还是还了声谢谢。

    当崔慎之再次回到教室讲第二节课的时候。

    那两位大将,连同林逾静,都经不见了踪影。

    这就搞得他很受伤了。

    我的课……就这么差的么……

    第一次当讲师,明明拼命准备了的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