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学魔养成系统 > 学魔养成系统 358 五重风雷瞪
    次日晨,李峥起床的时候,领袖已早早不见了踪影,不知又去搞什么花活儿了。

    李峥这便穿衣叠被,像往常一样来到阳台,伸了个大大的懒腰。

    他迷迷糊糊地发现,对面宿舍楼有个女生,正若有所思地看着这边,自己看还不够,竟还回屋叫同学去了。

    李峥笑而不语。

    这还没梳理头发呢,大学女生也太不矜持了。

    他正要去洗漱,却见对面屋子里先后跟出来三个女生,顺着一开始那位女生手指的方向望了过来。

    李峥苦叹一声。

    唉,人家都组队来看了,自己就这么转身离去,难免扫兴。

    不如再负手而立,让她们看看什么是不怒自威吧。

    可李峥越立,越觉得不对。

    那几位好像在指指点点的讨论什么,充满疑惑,并非只是对美男子的纯粹欣赏。

    顺着她们手指的方向,李峥僵僵地望向了右上方的衣架。

    啊。

    是……

    是莫念的标本。

    正夹在晾衣架上……风干中的标本。

    大概就像是一只肉色的短袜吧……

    但不能细看。

    然而,对面那几位女生,却似乎正在努力细看,认为那是什么了不得的东西,甚至还回屋拿手机,试图对焦放大。

    别想不开啊,姐姐们!

    情急之下,李峥拿起晾衣杆,便用杨军的蓝色内裤挡住了莫念的标本。

    几名女生,瞬间索然无味。

    与此同时,隔壁房间传来了jojo痛苦的呻吟声。

    当李峥赶过去的时候,莫念已经扶着床强行站起来了。

    见李峥来了,莫念只忍痛强笑道:“没事了,最艰难的那一刻已经扛过去了。”

    李峥暗暗称服,这是真男人。

    “手术后最好休息一周的。”李峥关切问道,“医院有开假条的吧?我帮你捎给辅导员。”

    “小伤而已,怎么能耽误学习呢。”莫念颤着脸,有些挣扎地扎着头发问道,“今天上午你什么课?”

    “我和军儿都是《生物物理导论》。”

    “哦?我也是。”莫念喜着一扭身,“我以为咱们学院没人会报……”

    话说到一半,他的表情突然变得惨烈起来。

    而后缓缓地,缓缓地弯下了身子,捂也不是,不捂也不是,只原地张着嘴,对着空气进行无声的呐喊。

    李峥心疼地扶了过去:“请假吧……这种时候,不要小看每个动作的危险性。”

    “我……没事。”莫念轻轻推开了李峥,拉着跨朝洗手池僵硬地迈起八字步,“给我做的是位老大夫,他针法很好,自称这辈子做过的没有一万也有八千,还没一个开线的。”

    “那……做什么都慢一点,我跟军儿保护你。”

    “多谢。”

    ……

    《生物物理》是什么?

    就如同《化学物理》、《物理化学》、《生物化学》、《化学生物》等等排列组合一样,是一门跨学科桥梁课程。

    其中牵扯到生物力学、神经生物学、计算生物学等领域,其实是一个热门的交叉学科。

    作为物理学院的专业选修课,据说报名率很高,还特意多开了一个班。

    李峥选这个课,自然是有沈越岑的远见卓识在里面,杨军则是跟着李峥选的,莫念只是跟着生物选的,所有带“生物”的他基本都选了。

    三人一同用过早餐,护着莫念便进了物理学院的教学楼。

    身为英培的人,远离自家领地和战友,进入物院的地盘,其实是一件有些紧张的事情。

    三人一路上到三楼,周围都是物院同学激昂的讨论,什么某某竞赛,某某实验之类的,让人觉得好像换了所学校一样。

    这种状况一直持续到走到教室后门前。

    杨军看着一屋子陌生的同学,有些迈不开步子。

    “哥……他们都是一个班的吧?”

    “应该是了。”李峥探头寻摸着说道。

    “就咱仨外人啊……”杨军咽了口吐沫,“我以前的学校,这么插班……多少要被原来的同学教训一下的……”

    “想啥呢,蓟大不会这样。”李峥说着拉起杨军就要往里走。

    突然!

    一个女生单肩挎着背包从教室前门蹿了进来。

    发丝齐长,裙角摇摆。

    手抓火箭水壶,脸上全是猫贱。

    迅捷、轻盈,且狼狈。

    嘴里还叼着一片面包。

    李峥眼儿一瞪。

    姥爷诚不欺我!

    多日未见,静静好像真的长个儿了。

    各种意义上的长。

    当然,与这个相比……

    李峥黯然抬手,在右眼前一拂。

    【林逾静】

    【学力:1892】

    我了个大艹!

    李峥步伐一个不稳,抓着莫念才勉强站住。

    瞬间,莫念整个脸都不好了。

    “………………”莫念震颤着转头,茫然地看着李峥,“峥,不是说好,要保护我的么。”

    “意外,意外……”李峥晃了晃头,收起了学轮眼,瞪着教室原地粗喘。

    这就是你么?

    无论到了哪里,都无疑会成为绝对的第一。

    毫无疑问,除李峥自己外,这是蓟大本科生的学力巅峰了。

    只用了五个月闭关的时间,就修炼至此。

    李峥整个人,都绽放出了一种猛烈的气息。

    很好,这样才有意思。

    我会守住我的地位的。

    和姥爷一起。

    然而在莫念和杨军眼里,只从李峥的面色中读到了一件事——

    一见钟情!

    他们并不知道峥国与静国那缠绵绝代的纷争与厮杀。

    只是单纯看到了一个因为见到女生,就走不动路的男生!

    莫念扶着门框,远远瞅了眼正在落座,狂吃面包的林逾静,摇头一笑,拍着李峥说道:“去吧,趁着没人,坐她旁边。”

    “算了,算了。”李峥却随意地摆了摆手,“咱仨一起坐,晾着她。”

    “哥。”杨军抓着李峥道,“什么啊就晾着?还没开始呀,你这不是晾自己玩呢么。”

    “就是。”莫念跟着点头,“主动点,不用害怕失败,上去问个问题或者讲个笑话,很自然的就可以开始了。”

    李峥大笑:“我还用你教?”

    “对,就是要这种自信。”莫念推着李峥道,“加油,兄弟,好的开始是成功的一半。”

    “这么一说,大学也确实算是全新的开始吧。”李峥嘟囔着笑道,“不闹了,我们三个坐后面,我们先隐藏起来,必要的时候我会突然袭击。”

    莫念紧紧皱眉:“兄弟,隐藏可不是个好策略,一不小心就会隐藏到大学毕业的。”

    李峥放肆笑道:“嗨,你层数太低了,我还是更相信自己的考虑。”

    “那随你吧……”

    三人就此进了教室。

    刚走两步。

    杨军就又拉住了李峥。

    “哥,有个逼过去了。”

    “什么?!”李峥猛蹬向林逾静的靠窗座位。

    凑过去的人不仅是个逼,还是个帅逼。

    那是个长分头男生,眼镜的款式都比其他人更有设计感一些,而且浑身上下都是自信,还有公式。

    公式是因为他的文化衫,上面写满了物理公式。

    他就这么背着包坐到了林逾静身旁,扭脸就笑着聊了起来。

    林逾静也只有呜呜点头,扭身继续啃面包。

    因为吃的太快,还打了个嗝。

    公式男这便掏出一瓶苏打水,拧开盖子递了过去。

    林逾静只晃了晃手,而后拿起火箭水壶闷头开喝。

    就在此时。

    公式男竟然伸手帮林逾静扶起了水壶!!

    !!!!!

    五重瞪眼,出现了。

    岂有此理!!!

    李峥当场把书包砸到了莫念身上。

    “啊呜……”莫念捂着书包,缓缓含下胸来,猛男的泪水,抑制不住地渗了出来,“给我就给我好了……你是故意的吧……”

    然而李峥早已挺了过去。

    这一刻,长跑健将与格斗狂人灵魂合一,速度与杀气完美融合。

    大约就是那种狂魔剑神突然降临,满眼血红地踩着一堆尸体杀上去的感觉。

    杨军这就慌了:“念……念哥……李哥怎么这就上了……是去打架了么……”

    莫念含着胸,喘着粗气道:“我觉得是去鲨人的,而且是乱杀。”

    “那……咱们……咱们是不是要上去一起?”杨军紧张地嘀咕起来,“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

    “是这个道理。”莫念咬着牙,拭去了泪水,再次挺起了伟岸的身体,“快,扶我过去,不然李峥要吃亏。”

    “可是哥,你这个身体……”

    “对付这些人……”莫念粗扫了一圈后,侧脸吐掉了刚刚咬掉的唇皮,“两根手指就够了。”

    话罢,他僵硬地挪起腿来:“真正的难点在于如何过去……快扶我一下。”

    “来了,来了。”杨军赶紧扶起莫念,“可是念哥……这人家的班,人家的女生……咱们这样是不是不太讲理……”

    “这从来就不是讲理的事情。”莫念警惕四望,“等等万一真的打起来了,帮我护好下盘。”

    “会的哥,一定保护好你!”

    ……

    另一边,李峥已然杵到了林逾静和公式男的桌前。

    “唔!”林逾静眼睛瞬间蹦亮,整个人也跟着要蹦起来了。

    李峥却只一抬手,示意她注意体面,这种事自己解决就够了。

    而后,他向公式男送上了死亡凝视。

    “啊……你,你是……”公式男被瞪得有些慌乱,指着黑板道,“这节课是《生物物理导论》,我们物理专业的内选课,同学你是不是走错教室了。”

    “是你,坐错位置了。”李峥点了点桌面。

    “???”公式男茫然抬手,扫了圈桌面道,“你占座了?”

    嘭!

    李峥把手机拍在了桌上。

    “占了。”

    “喂喂……”公式男转望林逾静,“静静,你……认识?”

    “静静?!”李峥怒极,双手拍桌,“静静是你叫的么?”

    知不知道我熬了多久才能这么叫?!

    “咯咯……”林逾静看着只笑,这便要起身解释情况。

    却又被李峥抬手示意压了回去:“我来解决。”

    “喂。”公式男也被激得扶桌起身,摘下了眼镜冷眼道,“你到底哪个学院的,找事儿呢是吧?”

    正说着。

    一只厚重的手掌拍了过来。

    像是山一样,压在了公式男的肩膀上。

    公式男猛一转头。

    那是一个像是从印第安部落杀过来的存在。

    或者说是当地部落会祭祀的那种英灵。

    这算什么?ster的召唤?

    公式男腿一软。

    便又坐下了。

    “朋友,冷静。”莫念一边按着公式男,一边转望李峥,“一切都好么?”

    “没事的。”李峥抬手摆了摆。

    “你们……你们……”公式男委屈地转望周围本班的同学。

    周围的同学确实也在看着他,也清楚地收到了求救的信号。

    可刚要有起身说话的意思。

    莫念的眼神便又扫了过来。

    “只是跟我朋友聊聊。”莫念又重重拍了拍公式男,冲周围摊手道,“很明显,这个座位我的朋友已经占了,我只是怕有矛盾,来试着调停一下,这是合情合理的,大家不要紧张。”

    面对这样的劝架。

    物理班的同学们,只好又把头低下头去。

    不行啊……

    这个英灵强度太你妈高了……

    光是站在那里的姿势都像是扎马步一样。

    “可……”公式男眼见孤立无援,只好转望林逾静,“那个……静……林同学,你说句话……不愿意跟他坐的话我就去……去……去找老师。”

    林逾静只咯笑着点了点头:“我跟他坐,你起开。”

    “…………”公式男彻底傻眼了。

    多少天了,多少男生想方设法接近。

    却只是回以“唔唔唔”的静神……

    竟然……

    这么随意地,就和不知道哪里来的ster坐在一起了!

    就连旁边保护莫念的杨军也惊了。

    不是说蓟京大学都是文化人吗?

    咋整得跟动物世界似的。

    那念哥哥还不得是草原之王了!

    悲怆之间。

    公式男的肩膀突然传来了一阵隐痛。

    “朋友?”莫念稍稍加上了一点点指力,友善地说道,“是不是该礼让一下。”

    “……”公式男颓着脸,抓起书包,有种要哭的感觉。

    这属于肉身心态双崩了。

    但他还是强行坚强,挎着书包尽量体面地走到了最前排,顶着泪水落座,重新摆放书本纸笔,硬装作无事发生。

    李峥却是有些扫兴地望向莫念。

    “我有分寸,不用帮的。”

    林逾静也跟着转望莫念,“哇……”就叫了出来。

    像是在动物园看到了猛犸象一样。

    “英培的舍友。”李峥抬手介绍道,“这位是莫念大哥,这位是杨军老弟。”

    林逾静跟着起身,大方地伸出右手:“物院,林逾静。”

    “不不不……”莫念连连缩手,看也不敢看,“我现在……现在正在进行一种修行,不能看女孩,也不能听见女孩的声音,更不能碰女孩……抱歉。”

    李峥笑着解释道:“莫大哥没有恶意,确实在修行。”

    “没事没事。”林逾静也跟着怪笑摇头,“绒绒的,很好玩,你中文说的真棒!”

    “……”

    林逾静接着转向杨军。

    杨军也是瞬间缩手,极其紧张地四周瞎看起来。

    “这小子刚来城市,有点害羞。”李峥笑道,“以后熟悉熟悉就好了。”

    “哦。”林逾静努力寻找着杨军的优点,看了很久才勉强赞道,“眼镜不错。”

    “谢……谢谢。”杨军害羞地挠了挠脸。

    尴尬的介绍完毕,莫念这便拥着杨军向后转身:“那我们去后面了,有情况吼。”

    “去什么后面,坐一起坐一起。”李峥拍了拍前排空置的椅子,“就坐这里,随时讨论,我生物上有听不懂的地方问你。”

    “这……”莫念为难道,“你们不需要空间么?”

    “学习就是我们的空间。”李峥冲林逾静道,“莫念大哥初三就是生物国家队选手了,ibho世界第二。”

    “不不不。”莫念倔强摇头,一说到生物他话就多了起来,“那次ibho的生物实验是荒谬的,我拒绝做,我也拒绝接受那个成绩。”

    “很强啊。”林逾静信服点头,指着前排道,“就坐前面吧,我就是生物不太好才选的这门课。”

    莫念无奈,又与李峥确认了一个眼神,确定他真的希望坐一起,才提着腿与杨军坐到了前排。

    直至坐下,掏出书本摆好,杨军都对蓟大的非洲草原生态意犹未尽。

    “念哥……就这么……就成了?”杨军也不敢回头,只敢贴着莫念小声哔哔,“现在的女生,真的这么随意吗……”

    “是因为脸。”莫念点了点自己的脸皮,“那位浑身都是公式的朋友脸也不错,但与李峥比,就只能说其貌不扬了。你要知道,即便曾经的我,也是会嫉妒拥有李峥这种外貌的男人的。”

    “唉……可峥哥跟那个女生也太自来熟了,就介绍我们认识……”

    “是自信,只要表现出与实力相配的自信,女生会自然而然地顺从,我最极致的一次,只用一个眼神,同时让酒吧里的三个……”莫念说到这里,面色突然凝重起来,紧张低头想做ukhlwa,却又因姿势限制没法实现,最后只好狠狠抓住桌角,“军,聊点别的,转移我的注意力,快……”

    “那……我给你做段泰勒展开吧。”

    “展。”

    “哥你看啊,泰勒展开这一层层的,其实就像脱衣服一样……”

    “住口!要……要开线了……你要杀了我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