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学魔养成系统 > 学魔养成系统 357 哪有什么岁月静好,不过是有人替你负重前行

357 哪有什么岁月静好,不过是有人替你负重前行

    次日晨,自由之翼……哦不,科学边际小组,就连早餐都同路而行。

    李峥,是一个实干家,尤其是在学习方面。

    充分阅读过“新科技说明”的他,连起床屎的功夫也不放过,排毒的同时便已将课题基础文档和每个人的任务发到了群里。

    经他的整理后,课题内容变得明朗起来。

    简单来说,就是将一个生物学研究中,用于分析蛋白质的方法进行优化,并推广到更广泛的化学、物理等领域,从而引发“分子结构分析”领域的革命。

    技术上来讲,这并不是一个太难的课题,基本理论、仪器与方法都已经相当成熟。

    只是缺一位深谙化学研究的生物学家,来搭上最后一块积木。

    餐厅桌前,科学边际小组也是一片沉默。

    有人逐渐能看懂了,正在用自己的知识结构推算可行性。

    有人看不懂,却依旧假装明白频频点头。

    有人喝着豆浆望向窗外,享受着大学自由生活的开端。

    几分钟后,莫念突然拍桌瞪眼:“化学家不用冷冻电镜技术的?”

    李峥满意点头。

    这个男人,虽然在奇怪的事情上荒废了很多时间,但生物方面的学识果然没有让人失望。

    李峥当即解释道:“据我所知,化学方面对冷冻电镜的应用主要集中在高分子材料方面,而我们这次要攻坚的是小分子,暂时没人这么做。”

    莫念当即放下了筷子,陷入了深沉的思索:“如果是小分子的话,我也不确定这个技术能保证分辨率和稳定性……但值得一试。”

    “所以,你的任务?”李峥抬手问道。

    “没问题。”莫念稳稳晃了晃手机,“上午课后我就去找生物学院的导师,确定我们学校是否有你要求的这些设备。”

    紧跟着,林茉茗嚼着肉包子挥手道:“10点前我会搞到这些论文,先发到群里,然后尽快翻译。”

    “破费了。”李峥沉重点头,这个任务其实并没有什么技术含量,主要是花钱,300美元起。

    “诶!”林茉茗神气抬手,“钱能解决的问题就不是问题。”

    李峥随即转望领袖:“屠兄?”

    “好说。”屠夷寇养生一般,单手捧碗,溜着边转圈喝着豆浆,“苹果生产线我都七进七出,天黑之前保证把生物学院摸透了。”

    李峥连忙劝道:“没关系,也不用那么透,不要耽误上课……”

    “上课?”屠夷寇这就笑了,“课是不可能上的,这辈子也不可能上的。”

    李峥咽了口吐沫:“那如果我没分任务给你,你会去做什么?”

    “去研究生院找找财路吧……”屠夷寇比划道,“代发论文,sci期刊有关系什么的,总能骗到几个憨批。”

    “屠兄,你这样还是逃不过劝退的……”

    “法理上这不是骗。”领袖绘声绘色解释道,“我帮他们投稿,过了才收费,不过退全款,童叟无欺,仁大生意最好的时候,有个副教授都找我。相信我,只要口才和眼光到位,钱就是这么好赚。”

    李峥十分确信,就算把领袖扔到中东那种地方,他怕是也能好好的活下去,搞不好还能经营起一个武装组织。

    “我呢?”常刻晴等了很久,冷着脸问道,“申请文档你已经做好了,我只负责发个邮件?”

    然而实际内心是。

    讨厌,讨厌,讨厌!!

    就瞧不起我!!

    明明应该学姐带领你才对!

    不要那么急着到人家上面啊!

    李峥则轻笑道:“学姐的任务是最艰巨的。”

    “说。”

    “我希望你——”李峥抬起手机,认真点了点头,“完全读懂它。”

    “我希望除了我以外,至少还有一个人能完全明白我们在做什么,清楚每个环节,清楚每种仪器,这样一来,我们就像双核处理器一样,可以并行运算,在一方掉链子的时候另一方还能补上。”

    “学姐,只有你才有资格和才能做到这件事,”

    常刻晴看着严肃的李峥。

    心。

    咣咣咣咣当当咣咣咣咣当当当,砸个不停。

    砸的常刻晴背过身去,擦起嘴来。

    “我知道了。”

    学弟……虽然情商低……

    但交往和调情,实在是太合适了!

    我会的学弟!

    我会完全搞明白你的!

    搞清楚你的每种爱好,每个形状。

    这样一来,我们就像双核处理器一样,共同运转,越来越烫。

    接下来,各上各的课,领袖逃课。

    这里,英培的趣味性就出现了。

    它的五大课程体系非常玄妙,分为西方古典文明、中华古典文明、现代中华,现代世界以及现代科学与技术。

    其中,除现代科学技术外,都属于李峥比较薄弱的环节,听一听课,完善一下文史哲知识也是一件妙事了。

    英培的讲师也很神奇,上课的时候似乎并没有强调一定要学会什么知识技能,总体感觉更像是一次氛围轻松的学术演讲,像是ted那样,还会经常互动。

    这个上午,李峥对哲学的认知也算全新起了个头,暂时放下了中学时唯一的马克思系列世界观,溯本求源,从“人第一次认识到自己是个人”这个点重新展开。

    半天的课程过后,与杨军和莫念奔赴餐厅的时候,三人已经在讨论“我思故我在”的哲学起源话题了。

    午饭过后,莫念去找生物学院的导师,时间允许的话再去校医院咨询一个重要问题——

    割,还是不割。

    昨晚,领袖说者无意,jojo听者有心,他好像真的下决心要迈出那一步了。

    “割的不是皮,是过去的自己。”

    这是莫念临走时说的最后一句话。

    祝他好运。

    也祝手术医生好运。

    目送走莫念,李峥则趁着午休,陪杨军去了移动的校园营业厅,给他解释了一个小时的时间,终于说服他搞了一个月缴59元的套餐,校内流量近乎无限,校外流量几乎没有。

    至于手机,李峥也不是很懂,买小米最便宜的那个不会亏就对了。

    ……

    下午,新生无课,李峥孤身践行沈越岑钦定的课表。

    要说这套课表中,最骚的无疑是——

    我选我自己!

    是的,沈越岑这学期教的“微分拓扑几何”和“抽象代数”,一整个下午,全给选了。

    沈越岑的亲授课程,其实是很紧俏的,通常都要抱着抽奖一样的心态来选,有大概1/5的概率能抽中,不过抽不中也没什么,反正也不会听懂。

    李峥之所以能选到,还是因为沈越岑托付了教务处。

    但其实,这依然算不上是最最骚的。

    最最骚的是,沈越岑直接把李峥叫到了第一排正中央。

    每讲几分钟,总是会突然提出一个问题,瞪着李峥提。

    这就导致李峥一个下午都精神高度集中,处于应激反射状态。

    上了十几年的课,他还从未如此扛压过。

    好在,勉勉强强,终是都答上来了。

    沈越岑见这个逼竟然能答上来,不禁又加快了速度,增加了强度。

    一环接一环,犹如武斗过招,你来一拳,我拆一招。

    这让数学课堂上其他同学本就有限的自尊心,又蒙上了一层阴影。

    一个下午的课程结束后,无论是李峥还是沈越岑,都好像打了一场拳击一样,与其说是脑力,不如说消耗了很多体力。

    即便进了教员休息室,双方依旧警惕对视,满眼都是“你很可以”,“你也不赖”的目光。

    沈越岑喝了几口水,又仰头闭目了几分钟才算缓过来。

    “去年数竞的强度可以啊。”他仰躺瘫坐着叹道,“你这样都只是第二。”

    此时李峥也才算落透了汗,探身问道:“归见风报到了么?”

    “我又不是辅导员,你自己问他。”

    “您或者其他教授,没人把他收了?”

    “数学不牵扯太多实验,不必急,先让他踏踏实实学一段。”沈越岑睁眼皱眉道,“你挂念他做什么?”

    “那……”李峥咽了口吐沫问道,“静静长个了么?”

    “……”

    “我换个问题。”

    “你们还真几个月没见面啊……”沈越岑瞅了眼李峥,干了这一下午,勉强也看顺眼了些许,“你的课程我安排过的,物理方面的课程跟静静是在一个班的。”

    “!!!”李峥大喜,“太谢谢姥爷了!一边学习,一边约……”

    “住口。”沈越岑只一抬手,“我不想过问你们的事情,你如果没有学习方面的困惑,今天就到这里吧。”

    “困惑谈不上。”李峥当即道,“我看英培有条件,就起了个小课题。”

    “说。”

    十来分钟的功夫,李峥将课题的事情讲了个大概。

    沈越岑听着也确实像那么回事。

    “的确是个跨学科的事情。”沈越岑思索片刻,说道,“不过我的生物和化学知识都是十几年前的了,没跟得上更新,无法判断可行性,只能口头鼓励了。”

    “是,我也只是汇报一下进展。”李峥转而问道,“如果万一不顺的话,生物学院那边您有推荐的合作教授么?”

    “不熟。”沈越岑摇了摇头,单眯着眼道,“怎么,还没开始做就想着走上层关系了?”

    李峥连连摆手:“没,没,只是想了解下哪位教授口碑比较好,您不用出面,我自己去谈。”

    “嗯……”沈越岑这才满意了一些,“我也是建议你先自下而上的推进,推不动我可以帮忙,但不要还没推就想着走关系,这不是搞科研该有的态度。”

    “姥爷放心,小课题而已,我搞得定。”

    沈越岑一乐。

    小鬼,还真当蓟大水浅不成?

    也好,找个小课题先练练手,吃些亏,到时候再来求我就对了。

    “话说回来,你姥爷长姥爷短的叫,我可一直没应过。”沈越岑笑抬手道,“如果这个课题你可以不用我帮忙就完成,今后我便应你。”

    李峥这可就来劲了。

    妈妈,姥爷都是我的人。

    你还拿什么跟我斗?

    至少在家族内的环境里,这谁上谁下岂不明了?

    想到此,李峥一拍大腿就站起来了:“那姥爷就等着给我发压岁钱吧!”

    “好,自己真能成,我保证给你包个大的。”沈越岑也跟着起身,勾眼扬眉道,“但要不成,这声姥爷可就要缓缓了,过年回家的时候也不许跟静静动手动脚的。她在前,你在后,记清楚了?”

    “哈!”李峥大笑,“大不了不回。”

    “嗯?”

    “要回的,过年还是要回的……”

    “嗯。”

    与姥爷分别,走向餐厅的路上,李峥才意识到这件事有多严重。

    仔细想想,静家之尊,无非就是姥爷了。

    这事儿成了,姥爷认了,便是进入了尊者的领域,今后与姥爷谈笑风生,那静静也只得老老实实跟在后面,服服帖帖端茶倒水听着。

    若是没成,姥爷不认,便是进入了赘婿领域,今后只能低声下气,大气不敢喘,隐忍地跟在后面,为他们端茶倒水。

    这静家……

    不进也罢?

    不行,进是一定要进的。

    只是门槛有点高。

    稳住。

    我有天团在此,小小课题,春节前必拿下来。

    到时候,扬眉吐气进静家。

    怕是沈阿姨都要再敬我三分了。

    哎呀哎呀,膨胀了,有点膨胀。

    怀着膨胀的心情,李峥匆匆用过了晚餐,赶在6点30分来到了书院地下一层的讨论室,参加科学边际的第一次正式碰头会。

    然而,只有常刻晴准时到了。

    这天团有点拉胯啊……

    多媒体讨论室中,李峥与常刻晴相对而坐,都不太安稳。

    常刻晴慌在,这是她第一次男女单独共处一室,有种刺激的背德感。

    李峥则是在单纯的骂那三个人不靠谱。

    “咳……”常刻晴眼见李峥没有进一步行动,只好咳了一声说起不重要的事情,“课题了解过了,已呈交学院,明天中午会有三名老师面询,听我们讲解课题,再问一些问题。”

    “好,需不需要做ppt?”

    “我已经做好了。”常刻晴把电脑搬上了桌,“一起看看?”

    “不用了,你的话一定没问题。”

    常刻晴闻言有些扫兴。

    其实,她是打算“不小心”点开迅雷影音,“不小心”暴露一些观影记录,“不小心”试探一下学弟的。

    学弟,我们的感情……

    都已经……发展到这一步了……

    总要有人捅破这层窗户纸吧。

    不过……

    常刻晴看着李峥认真思考的样子。

    脸,又红了起来。

    认真起来的学弟……真的好靓仔……

    “你觉得希望有多大?”李峥忽然开口。

    常刻晴惊了一下,又想了想才说道:“实话实说,我们如果在生物学院,且都是研究生的话,这个课题是有很大希望立项的,但在英培,这种课题的通过率不会超过40%。”

    “有你的水平和名望摆在这里,依然只有40%?”

    “已经算上我了。”常刻晴无情摇头,“只有你们几个新生的话,连面询资格都不会有。”

    “嗯,我知道了。”李峥点头道,“尽力争取。如果这条路走不通,我还有备选的b、c、d方案。”

    “我也在联系生物学院的同学,做好准备了。”

    “不愧是学姐,我们一起,一定能做成。”李峥挥拳道。

    “嗯。”常刻晴深情凝视着李峥。

    还等什么,学弟??

    就是现在,把窗户纸捅破吧!

    刚有了一些感觉。

    一个抓着啤酒瓶的人突然拉开了门。

    “5分钟不算迟到,不算迟到。”领袖高举双臂,“搞定了,生物学院现在就是我的家!等11点他们下班了,我就带你们翻墙进去做实验。”

    “屠兄,冷静……”李峥连忙上前扶着领袖落座,“这是最后一招,还不至于这么拼。”

    屠夷寇被按着坐下,依然感慨极多:“我跟你讲,那帮生物研究生老惨了,我今天聊哭了好几个……后来我也喝多了,自称是中科大的‘实验室星探’,专门来挖掘潜力科研明星的,竟然有两个妹子信了!只要我想,李峥,真的,只要我想……”

    “够了,屠兄,不要做这种事……”

    混乱之间,林茉茗也抱着一摞打印文件赶来了。

    咣就往桌子上一砸。

    喘着粗气神气叉腰:“厉不厉害!”

    “厉害,厉害。”李峥竖起了大拇指,“光打印就不少钱呢吧?”

    “唔……”林茉茗好像被戳到了痛处,脸一颤,低下了头,“怎么……这么贵呢……我一个月的生活费……全没啦……”

    “哦?”领袖赶紧放下酒瓶起身道,“缺钱么,妹妹?可以当东西给我,现金现结九出十三归。”

    “九……九什么?”林茉茗吓得躲到了常刻晴身后。

    “所谓九啊,就是……”

    却见常刻晴脸一板,护在林茉茗身前:“噤声。”

    就好像是奇怪的生态链,一物降一物一样,领袖的话还就真咽回去了,老老实实回座位抓起了酒瓶。

    常刻晴赶紧扶着林茉茗的头发道:“这个月跟我吃吧,以后别硬撑了。”

    “姐姐!!”林茉茗哇就扑了上去,蹭来蹭去蹭来蹭去,“太贵了……知识太贵了,下一篇好几十美元……一篇论文顶一个月的拉面……这谁买得起啊!”

    待林茉茗平复下来,已经是六点四十五了。

    莫念依旧没有到。

    不仅如此,整个下午联系他都没有得到回应,像是人间蒸发了一样。

    李峥本以为他是个稳重守时的人,谁想到最后掉链子的竟然是他。

    连领袖都来了。

    唉。

    李峥叹息道:“不等了,那我们,开……”

    咚。

    咚。

    咚。

    一个沉重的脚步声在走廊中响起。

    原来越近,也越来越沉重。

    像是一直巡逻的独眼巨人。

    想来想去,这一个楼,有可能发出这种声音的,也只有莫念了。

    又“咚”了很多声后。

    一个劈着双腿的jojo出现了。

    “抱歉……”莫念面如石佛,手里提着一袋东西,生硬地搬着双腿移了进来,淡定地解释道,“刚好有个退休外科专家坐诊,本来预约手术的人刚好又没去,我又刚好有这个需求,这大概就是缘吧……”

    李峥和领袖齐齐起身,非常敬重地左右搀来了莫念。

    “这么坚决的,兄弟?”

    “早说啊……你应该回宿舍养伤的……”

    莫念只抬手微笑道:“缘分已到,我很高兴能迈出这一步。放心,课题的事我也不会落下的。”

    话罢,他将手里的黑色大号塑料袋轻轻放在了桌上,而后扶着桌子,很缓慢地才坐下。

    “去医院前,我先去找的生物导师,他告诉我……”

    “暂停一下,莫兄。”李峥抬手咽了口吐沫,紧盯着桌上似乎很沉重的塑料袋问道,“这是什么?”

    不仅是他。

    所有人都在盯着这个塑料袋。

    “这个?”莫念看着塑料袋,美满地点了点头,“这是过去的我。”

    一阵沉默。

    李峥顶住压力问道:“就是……割舍掉的部分?”

    “是的。”莫念叹道,“医生本来很兴奋,要拿去做研究,但我坚持要了回来,我要留住它,时刻警醒自己,千万不能松懈,不能再回到那样的生活。”

    “兄弟……”领袖颤颤伸手道,“能让我掂量掂量么?”

    “当然,请。”

    领袖这才颤颤提起塑料袋,眉色也愈发紧致起来。

    “这……怎么也得小半斤了……”领袖颤声问道,“你们……买过肥肠么……”

    “哈哈。”莫念摆手笑道,“没这么夸张,大多数都是水分,我是打算风干一下做成标本,将来送给我最挚爱的伴侣,把自己全部交给她,也让她时刻监督我,不要再复蹈前辙。”

    莫念说着,突然想起了什么,转望向林茉茗:“我记得你的兴趣是制作标本?”

    听到这个,每个人都颤抖了一下。

    只有林茉茗自己,根本没有搞清楚状况,开开心心地就点起头来。

    “对啊对啊,主要是昆虫标本。”林茉茗很来劲地比划起来,“等安顿下来,我就会去找一些死去的昆虫做起来,可漂亮呢。”

    “那能帮我做一份么?”

    “好耶!”

    李峥已经在狂递眼神了。

    你知道你在答应多么恐怖的事情么?

    这可不是解剖兔子那么简单的生物实验啊。

    会有心理阴影的孩子。

    “你太好了,你就是个小天使!”莫念激动点头四望,“能遇到你们真的太好了!屠也是,谢谢你!”

    的确,莫念能遇到大家,真的很好。

    只是,大家遇到莫念后,就再也不那么好了。

    最终,课题安排完毕,确定次日中午一起去面询后,李峥鼓起勇气,硬是从林茉茗眼皮底下把塑料袋抢走了。

    林茉茗好像吃了大亏一样,竟然还要抢。

    还好常刻晴硬把她按住了,示意李峥先走。

    出了讨论室,李峥拎着沉甸甸的袋子,孤身抗下了所有。

    茉茗啊,哪有什么岁月静好?

    不过是有人替你负重前行。

    这标本我来做,总比你受的伤要浅一些。

    回去,硬着头皮先风干吧……

    大不了查查海参干怎么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