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通关恐怖世界 > 通关恐怖世界 暗夜祭礼与血之新娘(十三)

暗夜祭礼与血之新娘(十三)

    可喜可贺的是,城堡的第一天夜晚,没有人再度死去。

    但是第二天一早,出门继续寻找线索的薇尔莉特就撞破了小姑娘们对乐谱的议论。

    “……你是说,那个薇薇在楼上的琴房发现了之前住在这里的人遗留的乐谱?”总是一本正经,发誓要找出真相的眼镜娘蒋玫推了推眼镜,连连追问道:“什么时候发现的?乐谱上写的是什么?那份乐谱现在在哪儿,还在她手里吗?”

    循声走过来的薇薇就迎上了一群人的注目礼。

    “薇薇。”蒋玫代表其他几个小姑娘率先询问道:“听说你找到了一份乐谱,能让我们看看吗?”

    薇尔莉特的目光环视了一圈点头的众人,然后淡漠的扫过李铃兰娇柔无辜的面孔,不答反问道:“是你告诉她们的?”

    “不……不能说吗?”李铃兰的语气娇怯怯的,表情疑惑又自责,仿佛一朵单纯无辜的小白莲,正面对着冷酷的**。

    而剩下的几个姑娘却对薇尔莉特的反应有些不快,“你质问她也没有意义。我们现在都在城堡里,这里还隐藏着一个凶手,你有什么发现应该公布出来,而不是自己拿着。”

    “就是就是。大家现在都是一条船上的人,应该共享和互助!”

    “就是,万一是什么重要的线索呢?”

    甚至有人怀疑一般窃窃私语:“……也不知道她藏起来乐谱是为了什么?”

    “说起来,两次案发现场都是她调查的,不会还隐藏了其他线索吧?”

    “这样……有些自私吧?明明大家都在面对危险。”

    薇尔莉特也不管其他人是怎么说的,又说了什么难听话,只是用审视的目光打量着李铃兰。

    她不得不怀疑起李铃兰的用心起来,昨晚她刚向李铃兰咨询过乐谱的事,虽然薇尔莉特也没有叮嘱过李铃兰保密,但今天李铃兰就把乐谱的存在告诉了所有人,这未免也太……

    李铃兰真的是无意的吗?还是想用这种手段离间她和其他女孩儿的关系吗?让剩下的存活者间降低信任感,以此来达到某些目的?

    至于其他人,薇尔莉特还真不在意她们怎么看自己的,别提这里不是现实而是梦境,就算这些人都是真实的人,也无所谓。

    一群年轻的小姑娘而已,随便几句话就被人哄的找不着北了。早年生活在一群贵族少女中的薇尔莉特十分了解小姑娘们的作派,推出一个共同的敌对(厌恶)对象是基本操作,仿佛这样能够拉近彼此间的关系似的。

    “等……等等,你们别这样!薇薇姐不是那样的人!”李铃兰看似着急的替薇尔莉特辩解,就像最先挑事的不是她一样。

    “铃兰你也太好欺负了吧?被人利用了还帮人说话。”

    “就是就是。”

    李铃兰水汪汪的双眸看看薇尔莉特,又看看几个女孩儿,手足无措的模样可怜极了。

    “你们几个。”楚河这时也走了过来,板着脸的模样比往常时更清冷了几分。

    “想要线索就自己去找。”楚河严厉的目光扫过几个姑娘,最后定格在刚才质疑薇尔莉特犯罪现场调查的女孩脸上。

    “昨天**两个人,今天尸体应该还没臭,质疑我们的调查就自己去看,我们可没拦着。”

    几个女孩儿的目光都有些回避,她们嘴上那么说,但实际上根本不敢去接触尸体,就连对调查最积极的蒋玫都对近距离接触尸体心有顾忌。

    “至于那份乐谱,是我找到并交给薇薇的。”楚河毫不客气的说道:“我想把东西给谁是我的自由,因为她是我信任的人。至于其他人,我昨晚之前连名字都不知道。”

    “你误会了,我们没有质疑你们的意思。”蒋玫推了推眼镜,解释道:“大家只是有些着急,想要快点儿弄清楚事情的真相罢了。我们现在都被困在这里,我想,团结合作才能共赢,不是吗?”

    “呵呵,现在就开始拉小团体了吗?”古曼罗不知何时靠在墙边,笑呵呵的看着这一出闹剧。

    见众人看过来,她也娉婷的走了过去,虽是一大早,但依然妆容精致,面颊红润,气质妩媚又慵懒。

    只见古曼罗走向楚河,如美人蛇一般靠了过去,“呵,生气了吗?因为她们惹了你的小可爱?”

    楚河双眉皱起,侧身后退半步。

    “干嘛这么警惕啊,人家又没有别的意思……”古曼罗扭头对薇尔莉特微微一笑,“你的【小女朋友】很谨慎呢,妹子,管的很紧嘛。”

    薇尔莉特回以一个微笑,心里倒是真觉得,这出戏还真是越来越有意思了!

    她突然想起了最近看到的一句评论,后宫里就算没有皇帝,一群无聊的妃子也能自己搞起事来。

    楚河走到薇尔莉特身边问道:“要去调查吗?”

    薇尔莉特点点头。

    “等等!”蒋玫连忙跳了出来问道:“那个……不好意思,那个乐谱能让我们看看吗?”

    一直攥着胸前十字挂坠的康乃馨**妹被蒋玫推了出来,“康乃馨也学过音乐,说不定能有什么不同的发现呢!”

    康乃馨弱弱的点头,“那个,我,钢琴十级,也许能帮上忙?”

    这倒是一个好消息。

    薇尔莉特瞥了低着头的李铃兰一眼,又询问的看了楚河一眼,得到楚河的点头后,才松口道:“那真是太好了,我现在上去拿。”

    正要转身,她突然又停下了脚步,回头看向众人,“要不,你们和我一起?”

    于是,薇尔莉特和一大群人一起来到了自己的房门前,推门进入了房门。

    这层楼的卧室房门都只能反锁,所以当屋子里没人的时候,房门是没办法锁上的。

    当薇尔莉特走到梳妆台前,用小小的黄铜钥匙打开了梳妆台的抽屉,却发现锁在里面的一沓乐谱已经失去了踪影。

    薇尔莉特眉头皱起,又挨个打开了其他的抽屉,那叠乐谱却一无所踪。

    “怎么了?”楚河从薇尔莉特的神情中发现了不对。

    “乐谱丢了。”薇尔莉特合上抽屉,回头看向同样一脸惊讶的众人。

    “等等,你确定吗?是不是记错地方了?”蒋玫也有些惊疑不定。

    薇尔莉特指着梳妆台道:“昨晚我和李铃兰讨论完乐谱后,就将那沓乐谱锁在了梳妆台的第二个抽屉,这事只有我和李铃兰知道。”

    “而我手里有乐谱的事,只有我,李铃兰,还有楚河知道。”薇尔莉特审视的目光看向李铃兰,似乎在等待她的解释。

    众人也随着她的目光看了过去。

    “等……等等!你们是在怀疑我吗?”李铃兰惊惧的后退两步,一脸的不可置信。

    她双目含泪,一脸委屈的说道:“不是我,真的不是我。若是我偷了乐谱,又何必把这件事告诉你们?”

    古曼罗轻笑了一声,“说不定,你故意这么做,就是为了让我们这么想呢?”

    迎着众人依旧有些怀疑的目光,李铃兰只能咬着嘴唇解释道:“我和薇薇姐是一起出门的,之后我就遇到你们了,怎么可能有时间偷乐谱?”

    “而且,装着乐谱的抽屉是被锁住的,这里可没有撬锁的痕迹。”李铃兰指着抽屉,委屈巴巴的说道:“……我又没有抽屉的钥匙。”

    于是,众人的目光又回到了薇尔莉特身上,怀疑她自导自演,不想把乐谱分享给大家看。

    但薇尔莉特自己明白,她确实没有在乐谱的问题上做手脚,这份乐谱的失踪着实充满蹊跷。

    “那个……大家不用这样。”性格柔善的纪樱子小声的说道:“其实也没关系的,李**不是记得乐谱上写了什么吗?知道那个也一样的。”

    “《死神与少女》。”薇尔莉特环视众人,“我不太懂乐谱,这是昨天李铃兰**告诉我的,那份乐谱是《死神与少女》的曲谱。”

    《死神与少女》,这听起来就不祥的名字让众人心头一寒。

    “死神与少女……”康乃馨低声默念了一遍这个名字,看向李铃兰问道:“是弦乐四重奏还是舒伯特的歌曲小品?”

    “是歌曲。”李铃兰将昨晚和薇尔莉特说过的故事又说了一遍,小姑娘们面面相觑,一头雾水。

    “死神,少女,珀耳塞福涅……这些意味着什么呢?”蒋玫陷入了沉思。

    “这还不简单?”古曼罗轻笑一声,笑声里有些恶意和玩世不恭,也成功的吸引了众人的目光。

    显然,古曼罗很享受,也很适应成为众人的焦点。

    “还记得昨晚晚宴上,那个宴会主人留下的卡片吗?”古曼罗巧笑嫣然,“当第七日的钟声敲响,我将来迎接被选中的新娘……如果把宴会的主人对应冥王哈迪斯,被选中的新娘对应春神珀耳塞福涅,六颗冥石榴,则代表着供养新娘的养分……”

    “养分?你是什么意思?”蒋玫冷着脸推了推眼镜。

    “还不明白吗?”古曼罗莞尔一笑,指间卷曲的黑发宛如蜿蜒的黑蛇,翘着头颅拱卫着美颜又毒辣的美杜莎。

    “说不定,养料就是我们哦~”

    “比如说,嗯……亲手杀死六个人,就能活下来,成为死神的新娘。”

    “我们正好是十三个,只够一个人杀死六个,不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