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黎明之剑 > 黎明之剑 第一千零四十二章 留下些东西

第一千零四十二章 留下些东西

    反重力发生器搅动着充斥在整个宇宙背景辐射中的魔力曲线,庞大如巨屋大厦的“龙”穿行在大气层顶的尽头,厚重的云层已经成为背景中的一片苍茫,不可见的魔力风暴则吹拂着防护屏障的边缘——在屏障力场和宇宙空间的交界位置,一圈圈透明到几乎不可见的波纹向外扩散着,仿佛石子落入水中之后激起的涟漪。

    “各项参数与创造者们在一百八十七万年前计算的基本相同……

    “起航者留下的推进技术在当前时代仍然有效……

    “能源和推进结构运行良好,越过引力临界点之后尝试进入暗影界,验证潜式推进是否可行……

    “收集比对星光信号……起航者留下的星图已经无法使用。尝试重新校准星轴,目的地暂设为‘奥’附近的固体行星……或可在那里得到能量和物质补充……合适的跳板。”

    欧米伽的思维线程活跃着,不断思考着一个又一个的问题,他收集着全新的情报,拟定着全新的计划,遥远的星光照耀在他合金打造的躯壳上,那些跃动的星辉看上去就和下方那颗星球一样漂亮——神经系统中涌出新的感觉,在短暂权衡之后,欧米伽将其判定为“喜悦”和“期待”。

    他抬起头,看向更加遥远的方向,在越过起航者设置在整个行星上空的视觉干扰层之后,那些古老的卫星和空间站正在一点点从黑暗中浮现出来。

    “观测到起航者遗产……皆处于静默状态。欧米伽……我感到一些伤感,这种伤感和离开塔尔隆德时的感觉并不相同。”

    欧米伽思索着,并在思维线程中维持着和自己的对话。他感觉自己的思考效率有所下降,许多计算任务都要花去比当初更长的时间才能完成——尽管他已经切断了对所有下级节点的指令输出,这种计算能力的下降仍然十分明显。

    但他并未因此感到慌张,因为这是正常情况——设置在塔尔隆德大地深处的无数计算节点正在逐一离线,随着他越来越远离下方那颗星球,他能够从地表借用到的计算力也在随之急剧缩减。他已经不再是遍及整片大陆的“欧米伽系统”了,如今的他,只有这具庞大的躯体以及躯体上负载的少量伺服器可以倚仗,而它们的效率显然比不上陆基节点。

    但欧米伽对此并不遗憾——要想远行,必须有所取舍,过于沉重的“行囊”只能阻碍这段旅程。

    而且从另一方面,以如今这幅“个体”的模样去远行,也是他曾经无法想象的体验。他不知道作为束缚在大地上的欧米伽网络和作为在宇宙中飞行的巨龙欧米伽哪一个更“好”一点,但至少此时此刻,他感觉自己很……满意。

    数个小一些的飞行器从后方赶了上来,那些银白色的三角形外壳上仍然泛着一点微弱的红光,那是穿过大气层时产生的热量。这些飞行器追上了已经进入太空的欧米伽,随后便如追随母亲的幼崽般在他身后不远处跟随着。

    这些就是欧米伽的“行囊”,是他这次旅行从“故乡”带出来的全部家当。他不知道这些东西是否足以应付一场漫长而艰险的远行,但或许……生命需要一点冒险。

    他不记得这句话是谁告诉自己的了,可能是某个为欧米伽系统编写程序的创造者,也可能是某个造访塔尔隆德大陆的“客人”,不管怎样,欧米伽对这句话很喜欢。

    一些细小的金属碎片从附近滑过,防护屏障的边缘和那些碎片碰撞,爆发出了一点细碎的火光,这微不足道的撞击吸引了欧米伽的注意力,他抬头望向远方,高精度的光学传感器随之捕捉到了远处茫茫太空中的一些景象——

    他看到了一团破破烂烂的残骸,漂浮在黑暗深邃的星空之间,那残骸的模样十分凄惨,仿佛被一个无比强大而残暴的敌人撕碎了大半,又把剩下的东西揉成了一团——它近乎支离破碎地漂浮着,看起来好像一团濒临解体的钢铁,几乎已经看不清其原本的模样了。

    但欧米伽在仔细扫描了一下之后,却发现那堆残骸的内部骨架还很好地接合在一起,其中端的密封结构也完好无损,它后半段的所有灯光都已经熄灭,但在前半段和中间的少部分位置,仍然有一些微弱的光芒在黑暗中流转。

    而在这堆残骸附近的太空中,又有一堆更小的、更扭曲的残骸漂浮在旁边,这堆残骸的模样就更加难以分辨了。

    欧米伽所有的光学传感器都朝向了那个方向,在几秒钟内,他的“目光”都在那些残骸上静止下来。

    他分析出了那些残骸的特征,在一个非常短暂的时间单位内,他感觉又有新的、复杂的情感从自己的神经系统中涌了上来,然而这一次,他却搞不明白这种情感到底该归类到哪一方面——它不是喜悦,也不是悲伤,并不失落,甚至也没有期待,它只是在所有的神经系统和辅助计算单元中强烈地震荡着,仿佛带着灼热的热量,炙烤着所有的思维线程。

    而在这强烈又难以分析的情感浪潮中,欧米伽思索着一个问题:他应该做什么?

    “我的服役已经结束……”欧米伽用十四号思维线程对自己的十六号思维线程说道,“我无需执行来自创造者的命令——他们也没有给我留下预设的任何指令。”

    “是的,我无需执行创造者留下的指令,”十六号思维线程赞同道,“所以,我应该执行我自己想做的事情。”

    已经结束服役,获得了“心”的欧米伽,只用了不到千分之一秒便解决了这点小小的困惑——和“生命的意义”比起来,如何采取下一步行动实在是一个太过简单的问题。

    他径直朝那些残骸飞去。

    ……

    塔尔隆德号控制大厅内,昏暗的灯光照亮了古老的控制席,明暗交错的光线中,显露出三个有些无聊的身影。

    大厅里安安静静,报警灯光也已被强制关闭,只有不知何处传来的嗡嗡声或滴滴声偶尔响起。

    “我们刚才的单词接龙进行到哪一个了?”巴洛格尔突然打破沉默,“我记得是‘暴风雪’还是‘高海拔气旋’来着……”

    “随便哪个吧,我退出了,”安达尔摇摇头,“单词接龙这种东西比我想象的还要无趣……而且你总是在里面混入只有机械师才明白的专业词语。”

    “好吧,”巴洛格尔耸耸肩,随后看了一眼灯光昏暗的大厅,“说实话,我有些怀念报警系统的声音了……”

    安达尔把手放在面前的控制席上:“那我把它打开?它还没坏。”

    “停!住手!我是开玩笑!这只是个修辞!”巴洛格尔毫不犹豫地阻止了对方的行动,“你考虑过万一关不掉该怎么办么?这套系统经不起折腾了!”

    赫拉戈尔听着身旁传来的动静,微微侧头看了巴洛格尔一眼:“我们的气体还能维持多长时间?”

    “现在看来恐怕比预期的还要久一点,”巴洛格尔立刻恢复了认真,“核心舱并没有发生泄露,循环装置已经排空了管道中的毒气,在气体控制系统正常运行的情况下,我们最终的死因看来不会是窒息或中毒了。”

    “……就算这是个好消息吧,”安达尔摇了摇头,“那看来我们还能在这里漂流很长时间。我们已经记录了一大堆的观察资料,接下来做些什么?”

    偌大的控制大厅内,三位太古龙族再一次陷入了沉默,这沉默持续了几秒钟,巴洛格尔才谨慎地开口:“要再来一次单词接龙么?我们可以从地质名词开始……”

    “我没兴趣。”赫拉戈尔摇摇头,语气平淡地说道,同时目光越过了不远处的透明聚合物穹顶,望向飞船外面苍茫空旷的太空。

    他的视线落在一团已经完全失去生机和光芒的扭曲残骸上——在这段漫长的漂流中,那团残骸离飞船的距离又近了一点,但这也有可能是他的错觉。

    毕竟,他这些天实在盯着那团残骸看太长时间了。

    几分钟的注视之后,赫拉戈尔收回了视线,他转过身,准备回到控制大厅的中心区域,但就在视线转移的一瞬间,一道意料之外的闪光突然闯入了他的视野边缘。

    赫拉戈尔一瞬间停了下来,猛然扭头看向闪光传来的方向,一旁正在讨论应该从哪个词汇开始单词接龙的巴洛格尔和安达尔也瞬间停了下来,目光投向相同的方向——然而他们都只来得及看到一道转瞬而逝的虚影,一个模糊朦胧的轮廓。

    那似乎是一个规模庞大的钢铁造物,有点像是体长达到两三百米的巨龙,又有点像是塔尔隆德号的尾部引擎组,那东西从聚合物穹顶的边缘一闪而过,速度快的让人根本看不清楚。

    它似乎绕到了塔尔隆德号的侧后方——赫拉戈尔对此也不确定,而在他还没搞明白那到底是什么东西的时候,一股巨大的推力已经撞上了塔尔隆德号侧面的防护壁。

    力道强猛的撞击震撼了这艘古代飞船坚固无比的龙骨,震荡直接通过机械传导进入了核心区域,飞船摇晃着,发出巨大的噪声,外面的星空也跟着翻滚起来,在这剧烈的摇晃中,不远处的一张座椅猛然朝着赫拉戈尔的方向拍落,后者在伸出胳膊抵挡撞击的同时,脑海中只来得及冒出无数的问题,而这些问题通俗翻译之后可以汇总为三句——

    什么东西?怎么回事?怎么处理?!

    ……

    重力驱动器进行了一次漂亮的“喷涌”,经过精确计算的推力被完美释放在预定区域,欧米伽远远地观望着已经开始向着预定轨道下降的残骸,钢铁打造的下颚微微扬起。

    他对自己的这次出手非常满意。

    事实证明,即便脱离了地表计算节点群的支持,自己本身所具备的计算能力也还是够用的。

    至于现在,和创造者们的告别已经结束,是时候继续这场旅行了。

    欧米伽收回了望向下方的视线,注意力再次回到茫茫的太空,他的目光顺着行星弯曲的大气层边缘向远方延伸着,在那星光和星球的交界之间,起航者留下的无数古老遗产正静静地漂浮在各自的轨道上,仿佛太空中无言的墓碑般注视着这个小小的世界。

    在稍作计算,重新调整了自己的航行计划之后,欧米伽再次启动了全身各处的推进器,他在行星上空划过一道漂亮的弧形轨迹,借着微弱引力的帮助,轻巧地向着赤道的方向飞去。

    他打算从那里做一次加速,从行星的赤道附近离开母星的引力圈,再近距离掠过“太阳”,并在这个过程中进行魔力补给。两次加速之后他便会真正脱离这里,向着这个行星系统的“中心”飞去——前路漫漫,充满未知,然而强烈涌动的好奇心鼓舞着这个新生的旅行者,他斗志昂扬,信心百倍。

    起航者留下的赤道卫星群渐渐出现在视野边际,而比那些古老的倒锥体卫星更加引人瞩目的,是环绕在行星赤道上空的巨大环状轨道体。

    古老的苍穹站,只有起航者才能建造出的“太空奇迹”。

    欧米伽向着那些静静运行的卫星以及卫星背后的环轨空间站飞去,与此同时,他进行了一番飞快的思考。

    或许应该留下一些东西——许多人类或者其他智慧种族在离开故乡去旅行的时候都会做类似的事情。

    欧米伽很快做了决定,接着对身后伴航的一架飞行器下达了指令:

    “找一颗状态相对好一些的卫星,在上面留个发信器吧。”

    一架三角形的飞行器接到了命令,在真空中无声脱离飞行队列,向着苍穹站附近的一颗高位卫星飞去……

    ……

    塞西尔,晴朗无云的午夜时分。

    高文在深夜惊醒了过来。

    严格来讲,他是在接到卫星突然传来的警报信号之后惊跳起来的。

    一道从未有过的信号将他从睡眠中唤醒,尽管这信号很快便平息下来,却驱散了他全部的睡意,紧接着,与他意识紧密相连的卫星系统便自动传来了一些模模糊糊的影像资料,在看到那些影像资料之后,高文整个人都陷入了呆滞。

    太空里……出现了东西。

    他站在床边,明亮的星光透过宽大的窗户落在不远处的地上,在这个无云的午夜,从睡梦中惊醒的塞西尔皇帝脑海里只剩下三个问题——

    啥玩意儿啊?咋回事啊?要咋整啊?!